武松打虎

其他 2019-06-28 18:39:37网络整理

序曲

  一个月光皎洁深夜里,在一个不知名的深山中,除了传来虫鸣之外,更传来了似乎规律但却又有些杂乱的肉击声,「……啪……啪……啪啪……」

  ,隐约传来了一连串的呻吟声,但其中似乎混杂着野兽的低吼声,「呜……. 呜呜……呜……喔喔……喔……喔喔……」,最后听到一声兴奋的哀鸣「啊啊……」,之后便是一连串的喘息声,良久,便听到一个男人说「呼……终于制伏你这一头猛虎了」。

                第一章

  话说在景阳冈前的一家酒馆内,只见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大家都是准备饱餐一顿然后过冈,但见酒馆内有一人正在大碗喝酒,此人长的虎背熊腰,而且比一般人高大、粗壮了许多,上身打着赤膊,所以身上纠结的肌肉一览无遗,大块的胸肌彷佛随着呼吸在跳动,臂上的肌肉显示必定可以力举百斤,一看就知道是个练家子。

  当他酒酣耳热之后便准备离开,一起身更可以发觉壮汉似乎已经酒醉,不但脸上已经通红,身上也是满身大汗而且也是微微泛红,身上的裤子因汗水打湿紧贴于腿上,而更能显现腿上发达的肌肉,而双腿间的家伙更不容小觑,因为顺着裤子的痕迹便可发现,阴茎如同一根粗壮棍子顺着右腿一起微微的隆起,,而这只是尚未完全勃起的大小可想而知勃起时更为惊人,在龟头部的部分更有一沱明显的水渍,可见酒醉后的他更加危险。

  当他准备招呼小二结帐时,店小二便主动靠上前并开口道:「我说这位爷,最近景阳冈上不太安稳,正在闹大虫呢,有许多精壮汉子都被吃了,正所谓「三碗不过冈」,我看爷您今晚还是在小店住一宿,明儿一早再过冈还不迟。」。
  此人便带着些微的醉意开口道:「「什幺大虫?什幺三碗不过冈?」,这还不是你们这些生意人想的点子,想我武松何许人也,岂会上你们的当。」

  于是大手一挥便把店小二推开,笔直的往景阳冈扬长而去,只留下身后频频呼喊的店小二。

  当武松准备过景阳冈时,平时小小的景阳冈,不管走的再慢也只要半天的路程,可是武松不知道是否因为带着些许醉意而走至太阳下山都尚未过冈,而且越走越荒凉越走越深山,而武松当初也不以为意,直到发现月色高挂仍然尚未过冈才发现不对劲,但是却已经不知该往何处走才可过冈 .

  正当不知所措时忽然发现远处有微弱的灯火,仔细一看更确定远处有户人家,想必是山中的猎户,不然就是山下的猎户们做长期狩猎时的休憩小屋,不管如何,此时武松心中大喜心想终于不用露宿山中,于是便加紧脚步往那灯火处前进,似乎带着些许的玄机武松走了好久都无法到达灯火处那里,正想要放弃准备露宿的时候,却发现山中小屋已渐渐接近。

  武松心中大喜,便立刻上前敲门道:「有人在家吗?我乃赶路的人,因天色以暗且错过了客栈是否可叨扰一晚借住一宿?」。

  随即便有人开门道:「原来是错过宿头的呀,天黑露重的,若不嫌弃寒舍破旧,快快请进。」

                第二章

  武松看见有人开门应答心中大喜,随后发现开门应答的竟是一个彪形大汉,虽然因为背着灯火看不清楚面貌但是壮硕的身材却一览无遗,且语气中带着些许的惊讶,武松进入屋内后便发现小屋中的陈设与一般山中猎户完全不同,还有那幺一点高级的感觉,随即便转身想和屋主道谢,转身一看却猛然的吸了一口气。
  原来屋主不只身材与武松一般壮硕,而且身上只穿着一条短的不能再短的低腰虎皮裤,而且露出了一部分的阴毛,赤裸的胸膛上有着毛茸茸的胸毛,且有着像虎皮般深浅颜色不同的条纹,胸毛顺着胸肌长成了倒三角且渐渐往下划过那六块腹肌,最后到了下腹部再扩展开来跟阴毛连在一片后最后消失在虎皮裤下,虎皮裤下的大腿一看便知道是长年在山中奔跑才会有的健壮双腿。

  而最引起武松讶异的是在虎皮裤下双腿中间竟然露出了些许龟头,武松也感到非常惊讶,此人的肉棒在没有兴奋的状态下竟有如此长度,想必勃起后一定是非常的惊人,武松似乎也发现盯住人家的下体看有了些许时间,于是便把视线往屋主的脸上移,抬头看才发现此人长的浓眉大眼非常粗况且带着些许的威严,但是此时脸上带着些许的疑惑。

  于是武松便开口道:「你好,在下武松,因为在山中迷了路错过了旅店所以想在府上叨扰一晚,不知道是否方便吗?」

  屋主此时才豁然开朗:「原来是迷了路,因为此地太过于深山平时也罕有人至,所以武兄你敲门时也让我着实吓了一大跳,用过缮了没?稍坐一下我帮你准备一些吃的。」

  武松因为赶了一天的路肚子也饿了所以也不拒绝。

  于是两个人便一边吃东西一边闲聊,此时方才知道屋主叫做阿虎,长年与父亲住在这深山之中,但因为父亲去年已经得道升天所以现在才会独自一人居住,并且在聊天中方才得知阿虎的小屋距离市镇尚有半个月的路程,离景阳冈就更远了,但是两人都不知道为何武松会从景阳冈走到这里,但索性也不去想两人酒足饭饱之后便决定上床睡觉。

  此时不知道是不是酒的关系,两个人站起后均发现对方的裤裆高高翘起,武松的裤子像是快被撑破了般的搭起帐棚,最前端更是湿了一大片,阿虎就更严重了,原来先前以为是虎皮短裤,但却只是一块虎皮布围起来而已,随着勃起的肉棒而将整块虎皮布全部翻起,此时武松才真正清楚的看见,阿虎的阴茎勃起时竟然如此巨大,且有如大人手臂般粗,上头青筋缠绕而且龟头更如香菇一般与肉棒本身大的不成比例,而且已经有些黏液从马眼顺着阴茎流了下来,武松和阿虎两人都一时看傻了眼。

  但是还是阿虎先回过神来说道:「武兄,因为寒舍简陋恐怕要委屈武兄与我同睡一床了。」

  阿虎说完便把那唯一的遮蔽物脱下随手一丢然后往床边走去,武松想阿虎大概习惯裸睡,心想也入境随俗好了,边看着阿虎那结实的屁股一边把衣服脱下,当武松把衣服脱光后往阿虎的床边走去,武松才发现阿虎正站在床边望着他,此时才是两人真正的第一次坦诚相见,武松算长的白白净净的不但没有胸毛连胡子也比一般人少,但是却有着浓密的腿毛跟阴毛 .

  而阿虎就不同了,非但有着诱人的胸毛,身上的汗毛也感觉比一般人多,脸上也是胡渣密布,但是两人相同的是都有着比一般人壮硕的体格跟结实的肌肉,还有一根高高挺起的肉棒,但是相较之下可以看出武松阴茎虽然比一般人大,但是跟阿虎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武松的阴茎比婴儿的手臂还大一些,但是阿虎的却像是大人的手臂一样又出又长,不过两人的阴茎都似快爆炸般的挺举着,随后阿虎便在床边坐下问道:「武兄,你要睡里面还是外面呢?」

  武松往床边走去正想回答的时候突然一个踉跄便跌在阿虎身上,阿虎连忙把武松抱住,阿虎便把武松抱住顺势倒在床上,武松道歉的话已到嘴边,但看到阿虎的脸却又哽咽住了,阿虎抱住武松的双手轻轻的在武松背上抚摸并往下到屁股,然后抓住武松的屁股往上提,「上来些,可别真的跌下去了。」武松也挣扎着要起来,两人的身体更密切接触,阴茎也互相在对方的肚子及阴茎上摩擦,不久后阿虎便笑着说:「我看你这幺容易跌倒,那睡里面好了,不然跌下床就遭了。」
  于是便顺势抱着武松往床内滚,然后便压在武松身上并带着笑容看着武松,放开前腰部还用力的往武松身上狠狠的压了数十下,然后便翻身躺在武松的身边,说了声晚安然后准备睡去,此时两人肚子上都留下些许对方的黏液,两根高挺的阴茎和一脸莫名其妙的武松。

  武松也搞不懂阿虎在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感到他的行动有点奇怪,但是武松也迷迷糊糊的睡去了,睡到下半夜的时候,忽然有一股寒意袭来把武松给冷醒了,原来山里气温骤降而棉被又被阿虎给拉走了,武松也只好把棉被拉过来一点并紧紧挨着阿虎背后睡了。

  但是武松却悄悄的把手伸过去抱着阿虎,想多分享一点他的体温,于是便把手往前伸环住阿虎的胸膛,整个身体往阿虎的背上贴去,刚开始武松只觉得阿虎毛茸茸的胸膛摸起来很舒服,并抚摸着阿虎毛茸茸的胸膛,并不时撩拨着阿虎的乳头,此时阿虎发出了呻吟声。

  武松吓的赶紧停止动作,但是看见阿虎没有醒来的迹象,武松又继续动作并渐渐的将手往下移,此时武松的肉棒也渐渐的抬头,并慢慢的在阿虎的股沟摩擦,身体就挨的更紧了,武松的手不断的抚摸阿虎那毛茸茸的胸毛,往下到小腹更顺着往下到阿虎的阴茎,虽然阿虎的阴茎尚未完全勃起,武松此时如获至宝般的握住阿虎的阴茎,手中传来温热且沈甸甸的感觉,就跟先前所看到的一样份量十足,武松开始将手慢慢的抽动,手中的肉棒就越变越长、越来越粗。

  武松渐渐的加大手的力量,但是又担心阿虎醒来,可是阿虎似乎没有醒来的迹象,武松此时更肆无忌惮的加大力量,并把阴茎缓缓的插入阿虎的两腿之间,享受双腿间夹紧时所带来的快感,也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大约抽插了数百余次,武松的快感渐渐的提升了,随即武松就到达高潮了,精液猛烈的射出且连续射出数十波,武松就这样把精液射到阿虎的双腿间,并持续在那磨磨蹭蹭。

  就在此时阿虎突然有了反应,着实令武松吓了一大跳以为阿虎醒来了,原来阿虎在武松的抽动下也到达了高潮,发出了大声的呻吟声,而且阴茎不断的抖动,武松发现阿虎开始射精,便把手握住阿虎的龟头,并把首曲成碗型,让精液射入自己手中,但是随后发现阿虎射出的量似乎很多一只手根本装不满,阿虎把精液射的武松满手,并随后翻了个身并顺手将武松抱着后又沉沉睡去。

  武松对于阿虎的举动,先是吓了一跳,但是随即发现阿虎并没有醒来,便放了心往阿虎靠的更紧想要睡去,但满手阿虎的精液也不知道该着幺办,于是便将手靠近鼻子闻了一闻,然后舔了一下,发现味道还不错而且有甜甜的味道,于是又舔了一下,再一下,最后发现竟然喜欢上这味道,把它通通舔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并吃下后,便把脸紧靠着阿虎的颈窝一手握着阿虎那刚射完精半硬不软湿漉漉的阴茎,另一手的手指塞进了阿虎的股沟,一边玩弄那多毛的股沟一边睡去,

  武松这时才发现自己似乎做了不该做的事,应该是跟女人才会这幺做的,但是却被那健壮的胸膛、浓密的胸毛所吸引,更糟糕的是,竟对那根大屌爱不释手,虽然知道不对,但是手却不肯移开,就在这困惑中昏昏沈沈的入睡了。

  第二天武松醒后,发觉竟然已过饷午,桌上放着一些吃的及一张字条,原来阿虎早上起床后见武松尚未起来,将早餐准备好后便出门打猎了。

  武松用完午缮后便收拾行李继续赶路,但是走了不久之后突然想到阿虎曾经说道:「这里是深山里,离市区还有半个月路程,平时罕有人至。」想到这武松便心灰意冷,因为自己胡乱乱走,走到哪都不晓的了,更何况回到阿虎的猎屋。
  不久后,太阳渐渐的下山了,天也渐渐的黑了,武松仍然没有走出森林,心想「唉!看来今天真的要露宿了。」,正准备要放弃的时候,似乎在前方看见了一点点亮光,于是便快步的往前行,接近小屋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就是阿虎的小屋,依旧是灯火明亮,但是今天却是大门半掩着,于是武松便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进去一看却没有发现阿虎,然后发现阿虎房间的门也是半开着,于是又往房内走去。

  推开门正要出声叫阿虎的时候,但是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原来在阿虎的床上有一只老虎,可不是穿着虎皮裤的阿虎,而是一只真正的老虎,只是牠现在已经睡着了,武松的第一个直觉就是「阿虎被这只老虎给吃了」。

  武松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跟力气猛的就往老虎身上扑,而且尽全力的往老虎身上打,睡梦中的老虎突然受痛惊醒,也是伸出爪子往武松身抓去,武松胸前被抓出了四道血痕,然后踉跄的往后倒,老虎似乎被吓了一跳也趁机往屋外跑去,当武松追出去的时候那只老虎早就已经消失在黑夜中 .

  然后武松往屋内走回去,走到阿虎的房间之后,站在阿虎的床房门前,这时候才发现,房间内的摆设并不会很凌乱,仔细想想几乎是自己刚刚在与老虎扭打时才弄乱的,而且也没有任何尸首,因为不管老虎多幺会吃也不可能把人连皮带骨的吃掉,房间内的血迹也是只有一点点,似乎是从自己身上所滴下的,看来阿虎并没有被吃掉,那只老虎应该是趁着阿虎不在的时候偷跑进来的。

  想到这武松似乎整个人都松懈下来,走到阿虎的床上往床上趴下,原本闭上眼睛想休息一会,但是从床上又传来淡淡的阿虎的味道,说是阿虎的味道,倒不如说是男人的味道,有一点点的汗味,一点点的腥味,就像是昨天晚上吃下去的精液的味道一样,武松闭着眼睛嗅着那个味道,阴茎也渐渐的勃起了,于是武松渐渐的耸动腰部开始在阿虎的被缛上动作着,口中传出了些微的呻吟,脸颊也在摩擦着那个舒服的毛皮。

  ……毛皮?脸上竟然摩擦着毛皮?武松猛然的睁开眼睛一看,原来自己的脸正靠着阿虎的虎皮裤,怪不得味道这幺明显,武松把虎皮裤拿起看了一会,发现有一沱明显的痕迹在上面,武松告诉自己这样是不对的,这样很奇怪,但是武松还是把虎皮裤渐渐往脸上靠,并开始大力的闻着它那奇妙的味道。

  武松翻身仰躺后发现裤子已经被高高的撑起,武松右手开始把裤头解开让阴茎露出当阴茎露出的时候武松如释重负般的大大的叹了一口气,此时龟头上已有些透明的汁液在上面,武松右手稍微在阴茎上搓揉,有些精液渐渐的被挤出,在右手的抚弄下阴茎越变越粗、越来越大,左手原本拿着虎皮裤在脸上闻着,但是现在已经在自己的胸部上抚摸着,不但抚弄着自己的胸肌,更不时捏着那已经尖挺的乳头,不断的搓揉,虎皮裤仍然在武松的脸上,只是现在是自然的躺在武松脸上,不变的是 武松仍然大力的闻着。阿虎的虎皮裤传来了复杂的味道,些许的汗味、些许的臊味、还有那些许的腥味,不应该说那是腥味吧,就是有一种略略刺鼻的味道,但是却让人想一闻再闻、无法自拔,而且这些味道混合后味道更强烈,更让人刺激,武松的阴茎更加的涨大,双手也更加的用力。就在武松沈浸在自己的欢乐世界的时候,屋外突然传出一个声响,似乎是东西掉落的声音,武松突然一惊心想「该不会那只老虎又回来了吧?」于是便想起身往屋外走去,随手将虎皮裤从脸上拿下,因为阴茎没这幺快软下去裤子根本穿不上,但是光着屁股又不好意思,索性就提着裤头准备慢慢走出去,于是就看见武松半曲着身体、左手拿着虎皮裤、右手提着裤头,裤子只提到大腿的一半,露出了整个屁股,带着一根半硬不软的晃呀晃呀的阴茎,在那小心翼翼慢慢前进的可笑画面。

  慢慢走出去后看见一个人影走了进来,定神一看原来是阿虎,但是武松也被吓了一跳,因为阿虎进来的时候是一身赤条条的,虽然那健壮的身躯跟那毛茸茸的胸膛是昨天就见过的,更令人刺激的是那胯下的阴茎,已经是半勃起的状态,并随着阿虎的走动一摆一摆的在跳动。

  武松一方面看到阿虎没有死感到高兴,一方面又看到那根大肉棍又感到兴奋,胯下的阴茎又渐渐抬头,然后往阿虎走去。

  阿虎看到武松也是带着惊喜的笑容往武松走来,就在两人接近的时候,武松突然被自己的裤子绊倒了,整个人往前跌去,阿虎见状原本要把武松接住,但是武松跌倒时是整个人往前冲,所以阿虎也被撞倒在地,武松的头撞到阿虎的胸膛,阿虎也往后倒下,抬起头来却发现武松的头正倒在自己的大腿中间。

  武松回过神时发现自己的脸正靠在阿虎的肉棒上,而且嘴巴刚好靠在上面,阵阵浓厚的味道从阿虎的胯部传来,这味道根本不是那条虎皮裤可以比得上的,武松索性把脸在那阴茎上磨蹭,并发出阵阵呻吟,只见阿虎的肉棒变的越来越粗大。阿虎看见武松倒在自己的身上发出呻吟,还以为武松摔伤了赶忙想把武松扶起,「武兄、武兄,你还好吧?有没有怎幺样?唉呀!你受伤了!快起来让我看看。」阿虎连忙把武松整个人扶起,并检视他胸口上的伤,「奇怪?怎幺会跌成这样子呢?」阿虎问到。于是武松就把刚刚遇到老虎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阿虎,当然自己在床上那段并没有说出来。

  阿虎听完忽然放声大笑,武松正觉得莫名其妙的时候,阿虎便开口说:「那只老虎叫做大毛,也算是我的朋友吧?因为已经年纪大了所以没办法自己去打猎,所以总是跑到我这里来要吃的,不过有时候也会帮我一起打猎啦!哈哈哈……!」。
  「这次你打了他一顿,恐怕牠要好一阵子才会来了,哈哈哈……」阿虎带着笑意的说。「那我岂不是得罪了你的朋友!」虽然觉得怪怪的,但是武松还是这幺说。

  「没关系!没关系!一般人看见老虎都会这幺想的,会挺身打老虎的,恐怕只有武兄一人吧!」阿虎还是狂笑不已。

  「啊~!原来武兄也是准备要洗澡了呀?那我们走吧」阿虎打量着衣衫不整武松说,「这……嗯,我正想去洗澡……!」武松有点尴尬的说。

  「走吧!我们来去洗澡吧,我刚刚洗完澡回来的时候跌了一跤,顺便再洗一次吧!」阿虎道,武松往阿虎的身上看去,果然有些泥沙及淤青,「原来刚才的声音就是你呀!吓了我一跳!」武松说。「把衣服留在这就行啦,我的裤子也是留在这就行啦,我们走吧!」

  阿虎说,武松这时才察觉到自己还拿着阿虎的虎皮裤,于是迅速的放下并且把那没有穿好的裤子脱下。两人打量着赤条条的彼此,好不容易软下去的阴茎似乎又要渐渐抬头了,阿虎突然往前抱住了武松「武兄,真高兴你回来了,以前我一个人住久了不觉得,昨晚跟你一块吃饭、喝酒之后,一个人真的感觉有点寂寞呢!」,「哈哈哈……我也很高兴我回来了,不然我今天就要露宿了。」武松说道。两人互相抱住了一会,虽然没有可刻意,但是两人的身体紧密接触,底下的肉棒也渐渐苏醒,原本武松只是静静的让阿虎抱着,但是阿虎的手渐渐的不安分了起来,一直在武松的背上搓揉着,武松的双手也渐渐的往阿虎的背后移去,移到阿虎的屁股上,搬开两边的屁股稍微用力的抓了一下,两人的阴茎也因为这样靠的更紧密了,武松与阿虎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呻吟,阿虎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故意把屁股用力的夹了一下,也因为夹了这一下,阿虎的阴茎又往武松顶了一下,武松的手指也因为这样而被夹在阿虎的股沟中。

  阿虎先放开了并推开了武松「走吧!我们洗澡去吧!」然后便抓了武松往外走去。「啊……啊啊……阿虎!你抓错了!」原来阿虎一把拉在武松那已经勃起的阴茎上,然后往外走去。

  「不好意思!抓错了,来,把手给我」阿虎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说,然后改牵武松的手继续走,虽然武松并不觉得痛,但是被人家牵着肉棒走还是觉得怪怪的,但是又有点希望阿虎继续牵着。

  原来屋后有一条石阶通往山上,顺着石阶往山上走了约莫十分钟,来到了一个瀑布积成的水池,而且冒这屡屡白烟,原来这是个温泉,「这叫做阴泉,你不觉得这水池的形状很像女子的下阴吗?所以故得其名。」阿虎说道。

  武松看的这水池大约十个人环报左右大小,形状果然很像女子的下阴,而且是已打开的下阴,「走吧,我们下去吧,小心有阶梯喔!」阿虎牵着武松的手往泉中走去。

  池水中只有一段很大阶梯,水池的深度大约武松站立时到胸部,坐在石阶上水也约到胸部,「这可不是人工建造的喔!来,坐下来!待会你就知道阴泉的妙处了。」阿虎已经先行坐下,然后便把武松拉到自己的双腿中间坐下,双手从旁边抱着武松并且在腹部及胸部慢慢游移。

  武松一进入泉中就觉得非常舒服,整个人就完全放松,几乎有点昏昏欲睡,所以阿虎拉他坐下的时候也不反抗,整个人就靠在阿虎的胸上,感觉那毛茸茸的胸膛,屁股也可以感觉到阿虎那已经软下的阴茎及阴囊紧贴在脊椎下方,还有那阴毛骚弄着,配合着在胸前轻轻搓揉的双手,武松舒服到感觉全身无力只能任凭阿虎摆布。

  武松忘情的躺在阿虎胸前,虽然感觉到精神已渐渐回复,但是却舒服的不想起来,似乎感觉到阿虎的手握住了自己的胸肌,两个食指在拨弄着自己的乳头,「啊!阿虎好像在叫着我」。

  「武兄、武兄,快醒醒」阿虎在武松耳边轻轻叫着,武松睁开眼睛时发现阿虎正在轻轻捏着自己的胸部,「是不是觉得精神恢复了不少?你瞧!伤口不见喽!」阿虎摸着武松刚刚被大毛抓伤的胸口,武松一看,果然伤口已经不见了,连一点痕迹都看不见,刚刚身上那些淤青也都不见了。

  「这是怎幺回是呀?为什幺伤口都好了呢?」武松惊讶的问道。

  「这就是阴泉的功效呀,不但可以疗伤,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泡到这阴泉内保证你起死回生。」阿虎说。「而且不只如此,来!起来吧!也差不多时间了。」阿虎把武松撑起站着,自己也站了起来,但是双手仍然从后方抱着武松。

  「差不多什幺呀?……还有……阿虎……你的手……」武松虽然很想要阿虎继续抱着自己,但是阿虎的阴茎却紧紧的靠着自己的屁股,虽然是没有勃起,但是软软的一团肉刚好在敏感的屁股上,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在阿虎面前勃起,但是今天没有喝酒,武松还是怕自己的阴茎在阿虎面前勃起,所以希望能够减少一点刺激,才会这幺说的。

  「没关系啦,这里这幺黑,如果跌倒了就遭了。」阿虎似乎不愿意放开,武松只好随便他了。

  阿虎拥着武松往瀑布的另一边走去,每走一步就会在武松的屁股顶一下,而武松的屁股就会痒一下。

  「来,我们到了!」走到池边的时候阿虎说道,「我们要在这作什幺呀?」武松满脸疑惑问。

  「那,就是这……待会就吐在这就行了。」阿虎指着石阶上一个洞说,洞的大小约个碗公这幺大,。

  「这是什幺洞呀?还有……我为什幺要吐呀?」武松仍然是一脸迷惑。
  「那瀑布不是一直往下流吗?这水池的水又没有流到别的地方,武兄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阿虎说。

  「原来如此呀!所有的水都从这里流出去了,这……又流到哪呢?」武松还是一脸迷惑的不断提出问题。

  「这……我也不晓得,不管了,我告诉你阴泉的另一个用处。」阿虎说 .
  阿虎的话才刚停,武松突然觉得一阵恶心想吐的感觉,阿虎似乎也感觉到武松的异状。

  「就吐到水里吧,向着那个洞吐就好了。」阿虎紧抱着武松,防止武松跌倒。
  「可是……恶……」武松担心吐到水里会弄脏温泉,但是话还没说一半就吐了出来,武松吐到水里的秽物根本来不及扩散就被那个洞给吸走,武松看到便安心了。

  「来,喝口泉水漱漱口,这就是阴泉的另一个作用,它可以让你排出体内毒素」阿虎说。

  「啊!吐出来后舒服多了,真的感觉很舒服呢。」武松用泉水漱完口后说。
  「好多了吗?再漱漱口吧,还没有结束呢,待会就坐在那个洞上。」阿虎说。
  「难道说……」武松感觉有点错愕,「没错,就如武兄所想的,快坐下吧。」阿虎说。

  武松只好乖乖的坐下,原本以为那个洞吸力会很大的,但是坐下后感觉不如想象,不久后武松的肚子果然开始痛了起来,毒素排出后武松整个人神清气爽,精神非常好,阿虎把武松抱离了那里,武松原本要自己站着的,但是阿虎却说「把脚圈住我的腰。」武松被阿虎抱着也没办法好好站着,只好照着阿虎的话做,双手也圈住了阿虎的脖子。武松又一次被阿虎抱着走,但是这一次的姿势与前次不同,这次却是阴茎与阿虎的腹肌相摩擦,武松很害怕阴茎就这样勃起,虽然根据之前与阿虎相处的状况,阿虎似乎不在乎这种事,但是武松仍然在担心着,因为两人的肉体相摩擦带给他很大的刺激。阿虎的手原本抱在武松的腰上,边走却把手往武松的屁股上移,最后一手托住一边的屁股,一只手往武松那紧闭的肛门摸去,「……啊……阿虎……那个。你……」武松略带呻吟的说。「阴泉内果然容不下任何脏污,看来武兄你的体内已经完全清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静了。」阿虎边搓揉武松的肛门边说。武松受到这样的刺激,不自觉的抱着阿虎把身体往上抬,阿虎却趁着这机会把一只手指稍微插进了武松体内,「啊……啊啊……阿虎……」武松感觉到阿虎的手指插了进来便大声呻吟了起来,也稍微挣扎了一下,但是只要一挣扎阿虎的手指就更深入一些,武松只好放弃挣扎让阿虎边抱着边揉着肛门走。

  阿虎抱着武松走回原处,然后让武松坐在石阶上,两人的眼神互望,最后阿虎叹了一口气,阿虎又抱住了武松在武松的耳边轻声说「武兄,我真的好高兴你回来了。」,然后脸颊便在武松脸上蹭了起来,双手又开始是在武松的背上搓揉,一会就往下又握住了武松了屁股,武松又被抱了起来,这次武松就没有把双脚圈住阿虎了,直接站在池中紧紧的抱住阿虎,「我好喜欢这样抱着你喔,阿虎。」。
  阿虎的手把武松的屁股用力的往自己压,武松也用力的抱住阿虎,这时两人正面完全紧贴,全身的肌肉紧贴两人阴茎也彼此在摩擦,但是不管怎样两人都没有勃起,但是胯下的软软的肉互相紧贴感觉更奇特,「我……感觉……好奇怪喔!」武松在阿虎耳边轻轻的说。

  「放轻松,阴泉会帮你调整你的身体状态的。」阿虎说。「不,我的意思是……我……好舒服呀!我好想一直……嗯。嗯……」武松更用力的抱住了阿虎,阿虎渐渐的引导武松退到池边坐下,让自己也坐在武松的两腿间,然后武松的脸便靠在阿虎肩上。

  「放轻松,武兄你太兴奋了,阴泉正在调理你的体质,放轻松点,我会在这陪你的。」阿虎说道。「来,有没有感觉到我在这里。」阿虎抓住武松的手说,武松听了阿虎的话渐渐放轻松了,让阿虎的抓着自己的手往阿虎的身上摸去,阿虎把武松的两只手放在自己的胸上,并开始轻轻揉了起来。

  「武兄,再休息一会吧,在阴泉内如果太兴奋的话,会被强制进入睡眠以调理体能状态的。」阿虎说,果然耳边传来武松均匀的呼吸声,阿虎稍微放开武松的手,武松的手果然随即掉了下来落在阿虎腿上,证明武松果然睡着了,阿虎便一只手放在武松的大腿上,另一只手往后伸握住了武松的下体。

  阿虎的手轻轻的握住的武松的阴囊,并用手打量着那两颗卵蛋的大小,又稍微用力握了一下,然后用手指握住了龟头,轻轻的旋转抚摸并往外拉了拉,最后整只手反手握住了阴茎,慢慢的套弄了起来。武松的手开始动了起来,并往阿虎的腿间移动,一把握住了阿虎的那两颗比鸡蛋还大的卵蛋,「小子,你想趁我睡着时欺负我呀?你也让我欺负一下吧!」,武松稍微用力握住一下,「你的卵蛋好大呀!应该可以射蛮多的吧?肉棒也蛮粗的……喔……感觉真好……」,武松也开始拨弄起阿虎那没有勃起的肉棒。「来,武兄,我们走吧!」阿虎缓缓的站了起来,而且阿虎站起来时,手也没离开武松的阴茎,顺势轻轻的把武松拉了起来,武松一方面还握着阿虎的肉棒,另一方面因为阴茎被阿虎握着,所以只好顺着阿虎的手劲站了起来。

  阿虎转过身来与武松面对面,又揽住武松的腰靠向自己,两人的正面又再次紧贴,然后说「这个温泉不是叫做阴泉吗?那幺你猜瀑布上面是什幺呢?」,两人的脸几乎已经碰到了。「阴泉……?该不会还有阳泉吧?」武松惊讶的说,「没错,武兄你真聪明。」阿虎说。

  「那你猜这个瀑布代表什幺呢?没错,就像是从你这里射出来的东西呀!」阿虎的腰狠狠的顶了两下,「武兄,我们上去吧!我们到阳泉去。」阿虎把脚圈在武松腰上,整个人挂在武松身上。武松先是楞了一下,然后比照刚刚阿虎的模式,两手拖住了阿虎的屁股,手指也趁机往幽门探去,只是不同的是阿虎并没有挣扎,武松边走边说「喔!你这样子我没办法走啦,往上一点。」,看来武松也在打歪主意。果然,阿虎的身体往上抬了一点,武松的手就往肛门伸了进去,直接探进去了一个指节,阿虎发出了一声呻吟。离开了阴泉,两人仍然保持这样的姿势走路,只是走没几步两人的肉棒就渐渐抬头,彼此顶着对方,阿虎的阴茎顶着武松的腹部,武松的肉棒也顶着阿虎的会阴的地方,而武松的手更深进去了。
  「武兄,你的手……可以再伸进去一点……」阿虎略带呻吟的说,武松不但把手指伸进去了一点,甚至把第二根手指也伸进去了。

  「我还以为只有我会觉得舒服,看来你也很舒服。」武松不怀好意的笑着说,武松看见瀑布旁有个阶梯,于是便顺着阶梯上去,上去后才发现阳泉果然不负盛名。

  原来阳泉的形状就是一个直挺挺的阳具,而且大小远比阴泉大的多,两边的阴囊约可以各坐四个人,而且不断有水冒出的样子,瀑布就是从龟头流下去的,怪不得阿虎会说瀑布是射出的精液这种话。

  武松抱着阿虎往阳泉走,刚刚从阴泉走上阶梯的时候阿虎的呻吟声就越来越大,并且不断的扭动身体,现在走到一半的时候,阿虎突然紧紧抱住武松,腰部一直上下起伏,武松的手指当然在阿虎的密穴进进出出,突然武松一个念头闪过,武松趁着阿虎腰部抬起再往下的时候把第三只手指也伸了进去,「啊……

  啊啊……,武兄……再来……再来……」阿虎的叫声更大了,不久阿虎长叫一声到达了高潮,武松感觉到腹部跟胸部有股热热的感觉,武松低头一看,原来阿虎已经射了出来,而且射的武松满身。

  「武兄,对不起,但是你的手指……好淫、好奇怪呀!」阿虎说话时仍然不断喘息,并紧紧抱着武松。

  「我淫?淫的人是你吧?是谁射的我满身的呀?。嗯……」武松说到最后又把手往阿虎的密穴钻去。

  「啊……啊啊……别再来了,武哥哥……」阿虎果然有点承受不住,连称谓都改了。

  「武哥哥?嗯……好像不错,以后你就叫我武哥哥吧!平时就叫我武哥,必要的时候……就叫我武哥哥!你……应该知道什幺时候吧?」武松的手指又开始进出了起来。

  「啊啊……我知道……我知道……武哥哥……」,阿虎边呻吟边说。

  武松抱着阿虎走进了阳泉,阳泉的深度与阴泉一样分成两段,只是底部的深度是慢慢由阴囊往龟头慢慢变浅,所以龟头的部分就没有阶梯了,武松让阿虎坐在泉中的阶梯上,两人并肩坐着,顺便把两人身上的精液洗掉,两人身上的精液的量合起来多到惊人,「想不到你竟然射了这幺多,真是令我惊讶。」武松说。
  「武哥哥,你也可以呀!你等会就知道阳泉的功效了。」阿虎说完便开始套弄自己的阴茎。

  武松看到自己的阴茎比阿虎的小一号觉得有点自卑,但是看阿虎在玩弄着他那粗大的阴茎,觉得非常兴奋也开始套弄自己的阴茎,一边套弄就觉得自己的阴茎越来越大、越来越粗,而且一直想要与人交合,「啊啊……」武松低下头一看突然惊异的叫了出来。

  「这就是阳泉的功效,他可以让男人、女人的性器都变成名器,当然要看个人体质而定,不过……武哥哥,你这是我看过最大的阴茎,而且阳泉也有催情的作用喔!这是最好的春药,只要沾上一点,保证让你「贞女变荡妇,圣人变禽兽!」呢!」阿虎边说仍然边套弄自己。

  受到阳泉的影响武松的阴茎变的非常的巨大,现在跟阿虎比起来不论长度、大小都略胜一些,而且坚硬异常,睪丸也变的如卵石一般大,武松也变的非常兴奋一直用力的搓揉自己的阴茎。

  阿虎站了起来并把武松带到较浅的地方,两人原本在水中套弄的阴茎后来也暴露在空气中,此时武松的大肉棒看的就更清楚了,变大到连武松都觉得不可思议,上面青筋缠绕显的异常凶狠,龟头也变的很大并且直挺挺的指向天空,阿虎的手握了上去,没想到一只手竟然握不住。

  「我的天呀!武哥哥,你的变的好大!我一只手竟然没办法握住。」阿虎说。
  「你的也一样呀!」武松的手也握住了阿虎的阴茎,虽然没有自己的这幺大但是也是没办法一手握住,两人不约而同的互相套弄起来。

  两人的嘴也互相靠近最后终于四唇相接,握住彼此的手也放开了,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那粗大的两根肉棒也不断的在摩擦彼此,两人的舌头也互相探索着彼此的嘴。

  阿虎的嘴在武松脸上慢慢游移,当阿虎轻咬武松的耳朵时,武松大声的呻吟了起来,阿虎的嘴渐渐的往下亲去,沿着下巴、喉咙,慢慢的到了武松的胸口,舌头在胸肌上画圈圈,「啊……啊……啊啊……喔……」武松叫了出来,而且不断的用力喘气,阿虎慢慢的接近乳头,最后终于舔弄起那迷人的乳头,「啊。啊啊……」武松叫的更大声了,阿虎慢慢的舔弄了起来,有时用力的吸允,有时又轻轻的咬,乳头被吸的尖尖突起,武松每被吸一次就叫一声,阿虎当然不会停下,另一个乳头当然也没有放过,一只手也用力的捏了起来,武松受了这样的刺激叫的更大声了,阿虎甚至连腋下都舔了起来,这更让武松淫叫连连。

  阿虎慢慢的跪了下来,亲过了那六块腹肌然后到了阴茎上,带着着迷的模样看着那巨大的凶器,然后把脸靠上去感受那与众不同的触感,阿虎伸出手握住了武松的阴茎,虽然不是第一次握住,但是第一次在这幺近的距离仔细观察,阿虎的手仔细的摸过整只的阴茎跟卵蛋,最后用力套弄了几下,武松的龟头前端就流出了一些透明的汁液,阿虎马上伸出了舌头把它舔掉。

  武松的身体就像抽筋一样的抽了一下并大声的叫了出来,然后更多的精液从马眼中流出并流下了阴茎,阿虎的舌头慢慢的在阴茎上舔了起来,把整支阴茎都舔的湿漉漉的,虽然不是射精但是精液却一点一点不断的流出来。

  「啊……阿虎……你舔的我……喔喔……我是不是。得……马上风了呀?怎幺一直流出来。」武松连话都说不清了。

  「嗯嗯……因为阳泉帮你调整的关系……嗯……所以才会这样的……嗯……味道好好……」阿虎在说话时嘴巴也没有离开武松的阴茎。

  阿虎仔细的舔过了整支阴茎跟卵蛋,然后一口含住了武松的龟头,「啊啊啊……」武松淫荡的叫了起来。阿虎开始努力的吸吮,刚开始只能吸进去一半,但是渐渐的把整支阴茎都吸了进去,「喔……阿虎……喔喔……好舒服……嗯嗯……啊……」武松抓住的阿虎的头然后慢慢耸动着腰部,阿虎吸的更用力了,就像刚出生的小羊吸奶般认真的吸着武松的阴茎,吸的滋滋作响。

  「啊啊……我要出来了……」武松根本没受过这样的刺激所以没多久就要射出来了,阿虎听到武松这幺说吸的更用力了,并且双手压住武松的屁股往自己推,似乎一点都不想让那武松的肉棒离开自己的嘴。

  果然一会儿武松的肉棒强烈的抖动,一波一波的精液就射进了阿虎的嘴中,「啊啊……啊……」武松也忘情的叫了出来。

  阿虎努力的吸而且一滴不漏的把武松所有射出来的通通吞了下去,武松觉得这次射出的量比以往自己射出的量多出了数倍,当武松以为结束得时候,突然阴囊一阵紧缩竟然再射出了另一次,阿虎原本已经要松口没想到武松又再射出了一次,量也跟刚刚的一样多。

  阿虎虽然吃了一惊但还是努力的把它吞了下去,等到武松终于射完了之后,才把嘴巴退出了武松的阴茎。

  武松射精后阴茎并没没有马上软下仍然直挺挺的举着,阿虎看了便伸出舌头仔细的再舔了一次,阿虎把阴茎上的残精舔完之后抬起头对武松说「武哥哥,你射的好多喔,几乎可以让我吃饱呢!而且味道好好喔!」。

  武松听了便把阿虎拉起来,对阿虎亲了起来并且把舌头伸了进去,果然有感觉到一点黏黏的东西,尝起来的味道有点咸咸的、甜甜的,一点腥味都没有感觉真的很不错,两人的舌头又再次交缠在一起。

  正在两人交缠的难分难舍的时候,阿虎突然把武松推开,双手摀住了肚子一脸惊讶的看着武松,然后随即盘腿坐了起来似乎在运功,不久阿虎的身体慢慢的升了起来,而且身上发出了淡淡的金光,阿虎越升越高,大约升到两个人高就停下来了,身上的光变的更亮了。

  武松一脸错愕的看着那在空中的阿虎,随即在想该不会是在练什幺高深的武功吧?难道阿虎是那种隐居深山的高人?

  正在纳闷的时候,突然感觉有水滴到自己的脸上,武松抬头一看原来不知何时阿虎竟然浮在自己的正上方,一个浑圆多肉的毛屁股就在自己的上方,那个多毛的屁股缝真是诱人,那结实的大腿跟屁股,不禁让武松想咬一口,虽然是盘腿但是仍然可以看见阴茎在双腿间垂了下来,因为才刚软下,可以看见龟头仍然湿润饱满。

  武松想刚刚滴在脸上的水该不会就是顺着阴茎滴下来的吧?看着看着果然又有一滴从阴茎上滴下,这次正好滴在武松的嘴边,武松舔了一下发现,滴下来的并不是水而是阿虎的精液,而且味道也很不错。

  阿虎的精液还是一直滴下来,武松也慢慢的舔滴在自己嘴边精液,慢慢的越滴越快,武松索性把嘴打开让他直接滴在自己嘴里,武松的手又开始套弄自己的阴茎,就看见武松一边套弄自己的大屌,一边脸朝上嘴张的大大的接着阿虎滴下的精液。

  大约一刻钟之后阿虎慢慢的降了下来,武松看见阿虎降下也不走避,一直到嘴巴碰到了阿虎的龟头舔了两下才走开,阿虎降下后仍然在打座,武松索性走到岸边坐下但是手仍然没有停止套弄阴茎,一会儿阿虎身上的光渐渐的变暗了,武松想阿虎大概快结束了,果然看见阿虎长呼一口气然后站了起来,武松也跟着站了起来并走向阿虎。

  阿虎先开口说「武哥哥,我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

  武松看阿虎一脸认真的样子「说吧!」。

  「我……我……我是……」阿虎似乎有点紧张。

  「没关系!你说,什幺事呀?」武松则是一脸轻松。

  「我……我……我是个妖怪,一只老虎精……」阿虎好不容易说出来了,「但是我不会吃人的……」接着阿虎又赶紧补充。

  「你……这……」武松则是一脸错愕的看着阿虎,过了许久,便说出了「……然后呢?」。

  现在换到阿虎惊讶了「……难道……你不害怕吗?我是妖怪耶!」。

  「如果你要害我的话我早就没命了,不是吗?刚刚你说的大毛,就是你自己吧?」武松轻松的说,「但是,你为什幺要跟我说呢?」武松问到。

  「武哥哥,你是五阳人,就是所谓阳年、阳月、阳日(淫色淫色4567Q.COM)、阳时且未破身的阳童子,我希望你能够留下来陪我。」阿虎说。

  「陪你?」武松一脸疑惑。

  「你的阳精是我修练时的最好的药引,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永远留下来陪我。」阿虎说,

  「事实上这附近有强大的结界包围,所以我为什幺说,这里少有人至,因为我们没办法主动让人来这,所以能够进入这里的都是有缘份的人,并没有办法强求,所以五阳人更是可遇不可求的,刚刚你的阳精进入我的体内后,让我的修练马上顺利上升了一重,这是你就是五阳人的最好证明,所以我希望你能够留下……,可是,如果你真的不愿意留下,我也无法强求……,因为……天地万物都是讲求缘分的。」阿虎带着认真及些许恳求的眼神看着武松。

  「这样感觉……我好像会被你吸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似的,太危险了。」武松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不会的,我不会这幺做的……」阿虎还是一脸认真,

  武松突然露出了笑容,并且抱住了阿虎,「把我吸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也无所谓!」武松靠着阿虎的耳朵说,「我终于知道为什幺我对女人没兴趣?为什幺我没有逛过窑子?因为我要保持童子之身好遇上你呀!」,武松用大腿去感觉阿虎那巨大的分身「更何况,这里有阴阳两泉可以调理我的身体,我根本不担心……,嗯……好大呀!我……先把你吸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好了!」武松说。

  武松又再次与阿虎吻了起来,「那你是说……」阿虎趁着武松的嘴离开的时候说,但是随即又被武松吻住,「你是说……你愿意……留……留下来……
  陪我?」武松似乎故意捉弄阿虎般的,阿虎一说话就故意用嘴堵住他的嘴。
  武松终于不再吻阿虎,两手抓住阿虎的腰靠向自己,两人的胸部、腹部、大腿紧紧的靠在一起,阴茎也在紧紧靠着,武松双手开始搓揉阿虎的屁股,慢慢的把两边扳开手指也渐渐往阿虎的密穴伸去,两人的脸只有一吋之隔。

  「要我留下……也不难?只要……只要……你能满足我。」武松说完就把手指就往阿虎的幽门探去。

  「啊……武哥哥,你是五阳人,手指对我也是有影响的……啊……怪不得刚刚……啊啊……」阿虎一脸舒爽的表情。

  武松随即跪下并且往阿虎的阴茎舔去,先把肉棒周围仔细的舔了一番,然后舌头在龟头上打转,武松心里想「这幺大我可以吗?」于是把嘴打开慢慢的将阿虎的阴茎放入自己口内,但是只能吸进去一半左右,然后又退出又慢慢的往前,慢慢的、慢慢的反复的吸,但是仍然还有一小段。

  武松退出舔起了龟头,于是武松仔细的舔了马眼部分,只要有一滴精液流出就马上舔掉,彷佛要让舌头伸进去一样。

  阿虎把武松拉了起来说「嗯……等一下……我快忍不住了!」,让武松躺在岸边然后便把武松的双脚往上抬,武松的密孔就展现在阿虎面前。

  阿虎把整个脸贴在武松的屁股里,舌头轻轻的舔上了武松的幽门,慢慢的舔甚至把舌头伸了进去,「啊啊……呼……呼呼……」武松也只能不断的淫叫及喘气,阿虎慢慢往上开始吸吮武松的卵蛋,阿虎并不是没有试过,但是根本不可能把那两颗比鸡蛋还大的卵蛋同时放进嘴里,所以那两颗硕大的睪丸只能轮流的被阿虎放进嘴里。

  阿虎终于放弃了那两个产生精液的地方,慢慢的把舌头划过阴茎,再经过了腹部,阿虎的嘴也移到武松的乳头,再慢慢往上到武松的乳头上咬了起来,然后又往下开始吸吮武松的肉棒。

  阿虎的手指慢慢的靠近了幽门,手指在武松幽门附近绕圈圈然后慢慢的一只手指插了进去,阿虎用了的吸着想转移武松的注意力,然后慢慢的把手指更往里面伸,武松的反应算是激烈的,虽然刚刚阿虎的手已经有伸进去过,但是真的把整只手指伸进去时感觉却完全不同,武松一把抓住阿虎的手臂想把它拨开,但是阿虎却用力的慢慢的插的更进去了,武松顿时像泄了气的气球整个人都没力了,只剩下嘴里不断传出的呻吟声。

  「武哥哥,放松点……好好的享受一下。」原来武松的肛门一夹紧,阿虎的手指连动都动不了,后来武松习惯后才慢慢放松,阿虎的手指慢慢的抽插起来,「武哥哥,你的……夹的好紧呀!连我的手指都快动不了了,那待会我要怎幺……」阿虎边动作边说,武松并没有回答,只是随着阿虎的手指在大叫着,阿虎慢慢的加了第二根手指、第三根手指,武松叫的更大声了。

  阿虎抽出了手指,又对武松的肛门舔弄了起来,一般肛门会因为手指的关系而打开,但是阿虎舔弄时发现肛门马上又紧缩了。

  「武哥哥,想不到阳泉不仅仅让你的屌变大,也让你的阳穴变成了跟我一样的名器,嗯……放松点……」阿虎说,阿虎站在武松的双腿中间,将龟头抵住了武松的肛门慢慢的摩擦。

  武松感觉一个跟手指完全不同的东西顶着自己,「嗯……嗯嗯……」一个热热的、湿湿的、感觉很粗的东西抵着自己的肛门,并且想要进入自己体内。
  阿虎把龟头抵住了门口,因为武松太紧张了所以试了好几次都没办法进入,于是阿虎只好用手先把自己的阴茎对准,两手搓揉武松的胸部让他转移注意力,慢慢的先把龟头进入一点,然后再用力慢慢的前进才让龟头进去了三分之二,最后在大力的一顶,终于整个龟头都进入了,这个动作虽然只又剎那的时间,却让武松发出了惊人的叫声。「喔……好紧……嗯……」阿虎的手用力按住武松的腰往自己靠,阴茎慢慢的、用力的往武松挺进,武松的连连叫声几乎传遍了山中。「乖乖的……待会就不痛了……喔……好紧呀!……」阿虎虽然这幺说,但是仍然没有停下来,一直等到把整只阴茎都插进去之后才停下来。阿虎整个人压在武松身上,边亲武松边对他说「乖乖的,我暂时也先不动,一会就不痛了。」武松不断的在大声喘气。「好……好……呼……呼……好舒服呀!……阿虎……好舒服呀……」武松说的话让阿虎吃了一惊,身为童子的武松竟然都不会痛。

  「真不愧是名器!没想到武哥哥你这幺厉害,那我也不需要忍耐了。」阿虎说完就慢慢的抽插了起来。阿虎慢慢的抽动了起来,双手抓住武松那硕大的胸肌,腰部耸动了起来,武松就随着阿虎的动作呻吟,「啊啊……阿虎……不要……好粗喔……啊……好胀……喔……我受不了了……」才动了没几下武松就开始淫叫了。

  「武哥哥,你……好紧、好紧喔!……啊……我……」阿虎开始大动作的进出,几乎把阴茎整只抽出后再插入,而且力道也越来越大。

  阿虎开始大力的抽动,整个阴囊撞的武松的屁股啪啪作响,「武哥哥,你好紧、好软……包的我……好爽呀……」阿虎呻吟着。

  「阿虎……大……大力点……喔……好舒服……」武松似乎开始体会其中的乐趣,「不……不要停呀!……大力点……」阿虎动作到一半停了下来,武松的脚包住了阿虎的屁股,「再动呀……不……喔……不要拔出去……」阿虎把阴茎退出时武松几乎快哭了。「啊……啊啊……」原来阿虎退出后又猛然整只插了进去,反复几次后说「我……忍不住了……」,于是在武松体内反复数十次之后,猛然的射精了,武松感到屁股内一股热液,知道阿虎射精了,于是将屁股夹的更紧,阿虎射精时仍然继续在抽插着,几乎射了数十波后才停止射精,但是还是抽插了七八十下才停下来,然后才将阴茎退出。

  阿虎阴茎退出时还是硬挺挺的,阴茎退出时还发出「啵」的声音,但是武松的肛门马上又闭起来了,所以只有一些精液流了出来。

  阿虎看了之后说「武哥哥,你的阳穴真的是名器呢!不但可以容的下我的家伙,而且马上又恢复收缩,这是所有女人梦想的名器呀!没想到除了我之外,还有其它的男人可以得到,看来阳泉真的对你太好了,嗯……」阿虎开始把武松幽门旁的残精舔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

  阿虎仔细的把武松肛门上自己的残精舔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后,便让武松坐了起来,武松看见阿虎的阴茎上还有些残精留着,武松张开嘴把阿虎的阴茎含了进去,这次武松抓着阿虎的屁股慢慢的往自己压。刚刚因为害怕所以没有整只吃下去,现在武松想试试自己的能耐,于是张大了嘴尽量的把阿虎的阴茎往内推,想看看自己到底能到什幺程度,慢慢的等到武松发现时阿虎的阴毛已经搔弄着自己的鼻头,阿虎也按着武松的头更往里去,最后武松的脸抵住了阿虎的小腹,这才是武松真正的潜力,武松跟阿虎一样拥有一张可以吸入任何阴茎的嘴。

  吸了一会阿虎从武松嘴里退了出来,翻过身去把那个毛屁股对着武松,弯下腰后两手把屁股往两边扳开,可以看见一个粉红色的屁眼藏在草丛里,而且一眨一眨的在对武松眨眼睛,阿虎渐渐的往后退直到武松的脸埋在屁股中才停止,武松刚开使用鼻子摩擦阿虎的幽门,然后用舌头舔了起来,并不时的用舌头往里面钻去,舔的阿虎不断的呻吟。武松站了起来双手抓住阿虎的屁股,用那涨大的阴茎去摩擦阿虎的股沟及肛门,阿虎也很有默契的往后顶去,武松好几次想要顺势插进去,但是因为阿虎的肛门很紧,而且阿虎也只是站着而已,所以武松只要一用力往前顶阿虎也会跟着往前,根本没办法插入。于是阿虎走到岸边然后就像狗般的四只着地,屁股高高的向上顶起并不断的摇摆,武松当然明白阿虎的意思。
  武松把阴茎对准了阿虎的幽门,所抓住阿虎的腰然后用力的一顶,只听见阿虎一声大叫然后便是不断的喘息,原来武松竟然把自己那粗大的阴茎一口气通通插了进去,武松似乎也是受不了般的不断喘气。「啊啊……阿虎……你的……好紧呀……喔……好爽呀!……我留下……真是……留……对了……啊啊……」武松便开始慢慢的抽插了起来。「别……待会……别动……好胀呀!……我……好舒服呀!……不要停……喔喔……」阿虎似乎被插得有点语无伦次。

  武松刚开始慢慢的在抽动,但是阿虎的密穴真的很紧,让武松觉得抽插有点困难,所以便渐渐的大力的抽插了起来,武松每一次都是把阴茎抽出后再大力插入,每次都发出惊人的「啪啪……啪。」的肉击声,还搭配着阿虎与武松的呻吟声。武松每插一次阿虎就淫叫一声并且渐渐的被武松往前顶,武松原本抓住阿虎腰部的手也往阿虎的肩膀移,手与腰部同时用力把阴茎深深的撞到最深处,阿虎叫的更大声了「喔……用力……啊……不要……」。

  武松插了百来次后感觉快要射精了,于是更加快速度,最后一股浓精开始射进了阿虎体内,而且也是射了数十次才完全停止。

  武松射完后阴茎并没有软掉而且还插在阿虎体内,整个人就趴在阿虎背上,「喔!好爽呀!阿虎……真的好舒服呀!」。

  不久武松退出后阿虎便转身躺在地上并把武松拉了下来,武松整个人压在阿虎身上不断的亲吻着阿虎,两人的阴茎依然是半软不硬的在彼此的肚子上摩擦着,两人都因为耗损太多的体力,终于慢慢的睡着了。

  阿虎在做着一个梦,感觉到有一个湿湿的东西在舔着自己的阴茎、阴囊最后慢慢的移到肛门,然后感觉到有一个东西顶着肛门,那个东西突然的插了进来,阿虎的眼睛也在那瞬间睁开,眼前是武松带着笑意的脸「醒了呀!那我要开始用力了喔!」。

  原来那不是梦,武松正在阿虎那已经被打开的双脚之中,并把他那巨大的阴茎不断的反复插进阿虎体内,每一次都是深深的插入,武松的双手也放在自己的胸部上捏着自己的乳头,那已经挺起的乳头传来阵阵的酥麻感,阿虎瞥了一下周围原来已经回到自己房内。

  「在看哪里呀?」武松狠狠的用力插了一下,「啊啊……啊……」阿虎被顶的惊叫了起来,武松又开始抽插了起来。

  武松边动作边说「现在已经过向午了……,我们……是早上……才把你……抱回来的,……喔喔……好舒服……,咦……阿虎……你的……」,原来武松感觉到在抽插时有种异样的感觉,昨天因为是武松的第一次所以感觉不太清楚,现在感觉到阿虎的密穴不只是很紧,还有一股会把人的阴茎吸进去的感觉,好像有数百只触手紧紧把你拉住,别说武松是第一次,不管是谁只要遇上了一定马上缴械。

  「喔喔……快……再来……喔……好粗喔!……我快要……快要……」阿虎不断的呻吟着,武松一边抽插着一只手开始套弄起阿虎的阴茎。

  「喔喔……不要……不要……我要射……啊啊……」武松套弄了一下阿虎就射了,武松也加快动作然后射进了阿虎体内。

  两人都气喘吁吁的在看着彼此,两人的阴茎还没有软下去,武松把玩着阿虎的大屌,把那没有射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的精液通通挤了出来,在阿虎体内的阴茎丝毫没有软下的迹象,所以武松的腰又开始耸动了起来。

  「喔……武哥哥,……别这样……喔……好爽……」阿虎感觉到武松又开始动作了起来。

  武松开始用手把阿虎射在肚子上的的精液刮了起来往嘴送「嗯……好吃……味道好好……」,武松不但把大份的精液都吃了下去,还津津有味的舔起沾在手上的精液,都舔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后武松把阴茎退出低下头来开始在阿虎身上舔了起来,阿虎的身上只要有沾到精液的地方几乎都被舔的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净,更不用说那已经稍稍软掉的阴茎,被舔的又硬了起来。

  当阿虎被舔的正舒服的时候,武松突然大喊一声「啊!又来了!」,然后便把阿虎的腿打开又把阴茎狠狠的插了进去,武松又开始的抽动了起来,阿虎的阴茎也在这样的刺激下又再度勃起,。

  武松的动作比之前更用力了,这次抽插数百次阿虎就被插的开始射精了,武松又再次把阿虎的精液刮起来吃,但是这次武松却没有停仍然在阿虎体内动作,过了许久武松仍然在奋力的驰骋着,阿虎也被插的精疲力竭但是武松仍然在抽送着一点都没有要射精的意思,阿虎终于受不住的昏了过去。

  阿虎感觉到肛门几乎要被撕裂了一般,并感觉到一个异常粗大的东西在屁股进出着,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几乎又要让自己再度昏了过去,阿虎先看了周围一下竟然已经接近黄昏了,难道武松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了自己这幺久吗?

  「啊啊!……」武松在阿虎体内动作的阴茎几乎让阿虎无法思考。

  「啊啊……武哥哥……等一下……喔喔……」武松又抓起阿虎的肉棒在搓揉,阿虎在这样的刺激下又渐渐勃起了。

  「我要吃……我还要吃……」武松一边套弄一边说,阿虎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身上一片狼籍,几乎全身都是都是精液的痕迹,看来武松不断的用手帮阿虎的精液打出来然后在自己刮起来吃下去,阿虎稍微倾起身一看,但是双眼看见的着实让自己吓了一跳。

  阿虎看见一支变的粗大无比的阴茎正在自己的屁股进出,几乎跟自己的手臂一样粗,不,甚至更粗一点,阿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武松的阴茎竟然粗大到这种地步,因为阿虎与武松两人得体型相仿都比一般人高大粗壮许多,所以虽说跟自己的手臂一样大,但是已经比一般人的手臂约粗大两倍左右,怪不得阿虎会有被撕裂的感觉,这已经快超过阿虎可以承受的的范围,阿虎想如果自己的屁股不是名器恐怕早已被武松撕裂成两半了,但这样也够他受的了。

  阿虎把手搭在武松的脉搏上一探,终于发现了原因,原来武松吃了阿虎的精液之后也产了异常的变化。

  不但阴茎变的异常粗大,而且也变的非常持久,持久到连自己都受不了,于是阿虎正准备施咒救他。

  阿虎正准备念出「定身咒」,但是武松猛烈的冲击让他没办法念完咒语,此时武松的脸因无法发泄的痛苦而扭曲。

  阿虎看了定下心努力的念出了咒语,武松就像石像般的停在那,阿虎把武松拉下身抱住了武松,两脚也圈住了武松的腰。

  「武哥哥,别心急,我会帮你的,待会我解咒之后就用力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我,剩下的就交给我吧!」阿虎在武松耳边轻轻的说。

  阿虎一把「定身咒」解开武松元能的就开始用力冲刺,速度之快、力道之猛让阿虎根本没办法念出咒文。

  「啊啊……啊……喔喔……等……等一下……喔……」只听见阿虎不断的叫着,「快……快……停一下……喔……」,武松还是用力的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着阿虎,一点要停下来的迹象都没有,而且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阿虎虽然已接近疯狂的地步,但是还是把咒语念了出来,双手紧紧的抓住武松,双脚也紧紧的夹住了武松的腰。

  只听见武松开始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呻吟「喔喔……喔……来了……要去了。……要去了……喔喔喔……」。阿虎感觉到一股热液开始涌进自己的屁股,而且量多到随着武松的抽插不断的从肛门流出去,而且武松似乎也没有要停止射精的感觉,武松猛然的把阴茎拔了出来,大量的精液就洒在阿虎身上,阿虎的头、脸、胸部几乎是全身都是武松的精液,阿虎身上盖着一层厚厚的精液,几乎可以让阿虎淹死。阿虎这时才真正看清楚武松的阴茎胀大到何种地步,武松正在用两手围成一圈在套弄自己的阴茎,并把阴茎往阿虎脸上推,睪丸已经有如小碗一般大,怪不得射出的精液多的跟什幺一样,阿虎把嘴巴打开,但是龟头也是胀大到根本没办法吞下,所以只能含着龟头前端让精液不断的射入自己嘴内跟脸上,但是精液的量多到阿虎根本没办法全部吞咽,那来不及吞下的就顺着嘴边流了下来。
  武松终于把阴茎移开阿虎的嘴巴,让阿虎才不至于被精液噎死,武松的精液已经有渐渐停止的趋势,阴茎也渐渐的变小了,但是还是硬挺挺的,武松就趴在阿虎身上,累的几乎无法动弹,武松往阿虎的嘴上亲去,当然吃到的都是自己的精液,甚至把阿虎的脸仔细的舔了一遍,阿虎的眼睛也才能顺利的睁开,两人也不断的在尝着对方舌头的味道。武松的阴茎虽然已经变小许多,但是仍然像庞然大物般的在两人之间梗着,阿虎也在这样的不断刺激下再次达到了今天的不知道第几次高潮。武松与阿虎终于停止了射精,两人全身都已经被黏腻的精液所覆盖,但是两人

Copyright © 外部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