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的妈妈1-4【完】

乱伦性爱 2019-08-14 04:45:33网络整理
糊的妈妈


  这是一部小说,可以找的到的,以前有人发表过其中几篇,我花了好长时间才找到的


        第一话 叔叔篇


  我是一个国小六年级的小学生,今年十二岁,是家里唯一的孩子。


  我有一个在贸易公司上班的父亲,是公司的中阶主管,除了星期天有休假在家外,星期一和星期六都住在公司里面,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妈妈在照顾我。

  妈妈是一般的家庭主妇,今年刚好是三十岁,比爸爸小了五岁。妈妈平时在家里照顾我,早晚上下课我都坐学校的接送车上学和回家。


  说到妈妈,她是个非常漂亮的女生,身材非常好,而且笑起来真的很甜美,但是爸爸老是说妈妈很迷糊。我不知道妈妈为什幺迷糊,只是在无意中发现的事情,才让我知道爸爸说妈妈迷糊的原因了。


  隔壁有一个叔叔,没有结婚,我对他的印象是不好也不坏。为什幺呢?因为叔叔每次当爸爸上班的时候,都会来找妈妈,吃妈妈的豆腐。但是他来家里的时候,都会给我零用钱,也会买玩具给我,所以我对叔叔感觉不好也不坏。而妈妈对男生也没有戒心,不但是一个大美人,更是一个迷糊的妈妈。


  有一天,爸爸也不在,家里只有我和妈妈。妈妈正要准备早餐,所以很忙,叔叔就敲门进来,问妈妈有没有什幺要帮忙的事情。妈妈对常来家里的叔叔都很客气,所以有事情都会请他帮忙。


  我吃完早餐,准备要上学。叔叔看看我,催着我快上学,拿给我一百元的零用钱。我很高兴的拿了钱,要坐车,才想到书包没有带。


  回家拿书包的时候,发现妈妈垫着一张椅子,要整理柜子上面的物品,请叔叔帮忙。叔叔扶着椅子,然后眼睛看着妈妈穿着粉红色居家服装和短短的裙子,叔叔就把手从椅子上移动到妈妈的两只腿上支撑着。


  妈妈继续整理,叔叔把妈妈短短的裙子给折到腰部上面,妈妈的屁股都露出来了,只剩下一件白色的小内裤和肉色的裤袜。


  叔叔跟妈妈说,这样很危险,要抱紧一点才好整理。


  妈妈甜甜地一笑,说谢谢叔叔。


  说完,叔叔就把妈妈的两粒圆圆的屁股给捏着、摸着,而且叔叔的脸看起来离妈妈的屁股好近,好像要吃掉什幺东西。


  整理完上面的时候,妈妈还要把柜子中间的东西放好,就拿了一张比较矮的椅子垫着。


  叔叔这时又说,椅子虽然矮,但是不小心摔了,还是会很疼,我还是帮你扶着。


  妈妈又微笑了说好。


  这次叔叔抱住妈妈的细细的腰部,又把妈妈粉红色的家居衣服给折到上面,又说这样扶不稳,要上面一点比较安全。说着两只手就从妈妈的粉红色衣服里面伸进去,托着妈妈两个乳房,并且还摇来摇去。妈妈突然叫了一下,叔叔的手还是动的不停。


  一直到整理完,妈妈还感谢叔叔,亲了叔叔一下。妈妈真的很迷糊喔!


  再一次,妈妈早上很早起来在庭院浇花,因为家里的庭院很多花。叔叔很早也跟着妈妈起来了,看到妈妈浇花,叔叔说要帮忙。


  结果花浇完了,但是叔叔不小心把水浇到妈妈身上,妈妈白色的衣服和裙子都湿透了。


  叔叔很紧张,要妈妈必须快换掉湿衣服。妈妈说好,就到了家里面。


  叔叔说,湿的衣服要换掉,但是身体湿了会有细菌,必须用口水来杀菌。


  妈妈的白色衣服被叔叔脱下来后,叔叔很快地把妈妈抱着,用舌头把妈妈身上的水给舔干。然后脱下妈妈的裙子,用舌头把妈妈穿着肉色裤袜的脚舔着。

  妈妈说,袜子不用脱吗?


  叔叔说,身上比较湿才要换,袜子舔一舔就可以了。


  叔叔不停地在妈妈的脚上舔着,妈妈突然闭起眼睛,呻吟了好几声,好像很痛苦。


  叔叔又说,胸罩也湿了,要快换掉。


  胸罩脱下后,叔叔就蹲在妈妈的胸前,一直把妈妈的乳头给又吸又舔。


  妈妈又叫了好几声,最后妈妈换掉衣服后,又谢谢叔叔。


  星期六那一天,我下午不用上课,所以十一点就放学回家了。


  妈妈正在洗菜,叔叔一进来看到我,就拿了一百块给我,要我去楼上用功看书。我去了楼上,等叔叔到了厨房的时候,我又下楼偷偷的看着。


  妈妈说农药很多,菜都洗不干净。叔叔说要教妈妈洗菜的方法,妈妈很高兴地谢谢叔叔。


  叔叔就从后面抱着妈妈,两只手牵着妈妈的手,说洗菜要均匀,重要的是每个都要确实洗的到。


  叔叔一边说着,嘴巴一直舔着妈妈的耳朵,说耳朵的温度就是洗菜的温度,最好能刚刚好。


  叔叔又把妈妈白色的居家服给卷到上面,说洗菜要用力,两只手隔着衣服在妈妈的乳房摸着。妈妈也照着叔叔的话做,努力的洗菜。而叔叔也用力把妈妈的两团圆圆的乳房来回地活动。妈妈呻吟了好几声,眼睛闭着。


  叔叔的下面好像涨大了好多,叔叔跟妈妈说,洗菜要用力,腿要伸直。说着就蹲下去,用两只手把妈妈穿着肉色裤袜的右腿给举起来,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只剩下左腿在地上支撑。


  叔叔在妈妈的内裤下面不停地吸吮着,妈妈闭着眼睛,呻吟了好几声。最后妈妈叫了好大声后,叔叔才说,这样菜就可以洗好了。


  妈妈亲了叔叔一下后,微笑着谢谢叔叔。


  又有一次,妈妈作家事,不小心手指被刀了割了一个小伤口。叔叔知道后就说,要赶快在伤口的地方把细菌吸出来。


  叔叔把妈妈割伤的小手指吸了一下,说这样不安全,刀子割到会有破伤风,所以要检查全身才安全。说完就脱掉妈妈的粉红色衣服,两只手在妈妈穿着胸罩的胸部一直捏着,问妈妈说会不会痛。


  妈妈说有一点点。


  叔叔说,这样不行,很难检查。又脱掉妈妈的胸罩,两只手又在妈妈的乳房摸着。叔叔把嘴巴伸到妈妈的乳头上,轻轻咬着,妈妈忍不住地呻吟。


  叔叔问妈妈说会不会痒。


  妈妈脸红着说对着叔叔说,好像有点痒痒的。


  叔叔说,这样应该伤口在别的地方,说着就把妈妈转到客厅的墙上,把裙子卷起来,一直吸舔着妈妈穿着肉色裤袜的大腿。


  妈妈脸红红的,呻吟了起来,“嗯……啊……”


  叔叔看到妈妈脸红红的样子,说这样只好了一些,说着将妈妈的裙子脱掉。


  叔叔说要全身按摩才能知道哪里会痛,就把妈妈穿着裤袜的两只腿放在自己的肩上,然后叔叔的两只手不停地在妈妈美丽的乳房上用力的上下左右转动。

  “啊……”妈妈的脸更红了。叔叔更用力地揉动,妈妈也一直闭着眼睛,好像很痛苦。


  叔叔把妈妈翻过身来,说背部也有可能,就在妈妈的背上,一直来回地吸吮着。妈妈也轻轻的呻吟了几声。


  叔叔就脱下了自己全身的裤子和衣服,把妈妈抱起来。妈妈因为双手没有支撑的地方,双手就抱住叔叔的背。


  叔叔下面的东西好大,一下就顶住妈妈下面的粉红色的小洞,妈妈突然呻吟了一声。叔叔上下抽插着妈妈,插了不知道多少下。妈妈呻吟着,白皙的双腿卷着叔叔的屁股。


  叔叔好像也受伤的叫了几声,又抱着妈妈到吃饭的圆桌,将妈妈的手扶着桌子。叔叔又用下面大大的东西,在妈妈粉红色的小洞一直抽插,妈妈闭着眼睛呻吟,呼吸好像也很急。叔叔左右两只手放在妈妈的腰上,用力地抽插,妈妈更痛苦地叫着,但声音很好听。


  叔叔又躺在沙发上,把妈妈的小洞放在自己下面很大的东西上,叔叔双手在妈妈的乳房上不断揉捏,而叔叔不断地对妈妈抽插,妈妈脸红得像苹果了。

  叔叔忍不住了,把妈妈抱出去外面,直接把妈妈放在外面的小轿车上。叔叔亲吻着妈妈的嘴,抬起妈妈的一只腿,就努力地在妈妈的小洞里抽送。妈妈呻吟了好久,叔叔也很痛苦,好像忍不住了。妈妈闭着眼睛,轻轻的呻吟,叔叔也不断地抽送。


  爸爸刚好这时候回到了家,买了一些吃的东西,看到叔叔这样对妈妈,就拿着棍子打叔叔。棍子打在叔叔身上,也打到了到下面大大的东西。


  叔叔痛得逃回去,连夜就搬走了,我也没有零用钱拿了。


  爸爸说,妈妈很迷糊,对人太好,所以安慰妈妈别难过。


  妈妈流着泪说,幸好爸爸有回来。


  所以妈妈真的很迷糊。


  第二话 堂哥篇


  今天是星期三,我下午不用上课,所以早上十点半就坐着学校的接送车回家了。因为学校星期三和星期六都只上半天课,所以我最高兴的事情,就是能看妈妈煮我喜欢吃的菜。


  今天一回到家里,就看见妈妈已经在忙着煮饭作菜。妈妈还是穿着一样白色的居家服,米黄色的短裙子,前面挂了一条围巾。看着妈妈短裙子底下修长的大腿,不时的走动忙碌着。


  当然,我总是在妈妈忙的时候,不忘记撒娇。跟在妈妈的后面,用双手抱着妈妈穿着迷人的肤色丝裤袜的大腿,然后摸来摸去。


  妈妈因为在忙,而且我是小孩子,也都微笑着说,等会儿就可以吃到我喜欢吃的菜。


  妈妈自顾着又去忙作菜,而我的手也离不开妈妈的大腿,总是觉得这样很舒服。然后手就慢慢地往裙子里面摸去,摸着两个圆滑的屁股,然后双手环抱在妈妈迷人的大腿上。


  妈妈微笑着,说我很乖,都会帮妈妈端菜到餐桌。我也都会很高兴的把菜端到外面。


  端完菜后,妈妈就对着我说,早上住在法国的伯父有打电话来,说好久没来看我们,这次会带伯母、还有堂哥也会请几天假,一起来到家里看看。


  我本来高兴的心情,一下子好像跌到了谷底,因为,堂哥是我最讨厌的人。


  说到伯父,他是爸爸的唯一亲哥哥。爸爸小的时候家里很穷,所以伯父跟爸爸都是很努力地读书。后来爸爸进入一家贸易公司,努力地工作,好不容易在公司当了中阶主管。


  妈妈是在爸爸求学时认识的,听说妈妈是贵族的千金,不但是一个非常大集团总裁的独生女,而且还有很多人追求,最后还是嫁给了爸爸。


  而伯父今年是四十岁,从小读书不错,在学校也是很多女生的白马王子,但是伯父却选择了非常有钱的伯母。


  伯母今年三十八岁,是一个资产家的女儿,有着数不尽的财富。她人长的很普通,也长的不高,略为胖胖的身材,以前总是喜欢在妈妈面前吹嘘着自己很漂亮,很多人追求。


  但是我以前记得,我只看着伯母那大大的嘴巴,可以跟在家里鱼池养的鲤鱼的嘴巴一样大,而且嘴巴永远是开着的说个不停。


  再来是堂哥,今年是二十岁。在我小时候的印象中,他是大人们面前的模范生,可是在我面前时,却是抢我的玩具,欺负我。就算我哭着跟大人投诉,最后嘴巴比较滑舌的堂哥,总是让大人们认为我不懂事,而被大人骂。


  到了下午快两点的时候,听到门外汽车的声音,原来爸爸已经带着伯父和伯母来到家门口了。而我最不想看到的人,也出现在视线中。


  一进门,爸爸和伯父有说有笑,而伯母也滔滔不绝地张开大口,述说着法国好玩的事情,种种高贵的物品等等。而妈妈也只能频频笑着点头。


  就在那时,我注意到堂哥的眼睛已经飘在妈妈的身体上,那种感觉,就好像在看猎物的大恶狼一样。


  从法国来到家里的表哥,染着一头金发,一身花花绿绿的衣服。如果是不认识的人,我一定以为他是外面的小混混,而在他们的说法上,这叫做流行。

  爸爸跟我们说,要让伯父伯母住一晚,明天他要跟公司请几天假,当伯父的导游,带着他们去玩。


  而表哥则执意要留下陪我玩,说还能吃到妈妈煮的好菜。妈妈也只好笑着答应了。


  隔天一早,爸爸带着伯父他们到处去游玩。而妈妈一早也打扮了一下。


  就在哪时,堂哥在妈妈的房间外面,偷看妈妈换衣服。隔着门缝,看见妈妈穿上整套粉色系的衣服和裙子,更看见了妈妈正把一双迷人的肉色丝裤袜穿在腿上。


  堂哥可能是看得太入迷了,只看到堂哥下面的裤裆里,一直有大大的东西鼓起来。而等妈妈穿好后,堂哥也吓得一溜烟地跑回客厅。


  看见妈妈打扮好的模样,堂哥眼睛睁得大大,两个眼珠子看着妈妈迷人的大腿,比刚刚看到身体的样子,感觉到妈妈有着更不一样的韵味。


  妈妈微笑着看着堂哥,堂哥才不好意思地跟妈妈说,婶婶真的是穿什幺都好看。逗的妈妈很高兴的样子。


  妈妈带着堂哥和我到百货公司去逛。堂哥看到女装专柜上的一件浅蓝色透明睡衣,便鼓吹着妈妈穿什幺都好看,并且坚持买给妈妈,算是送给妈妈的礼物。

  妈妈高兴的亲了堂哥一下。


  最后为了巴结我,堂哥也买了一些玩具送我。


  就这样逛一逛,吃些东西,回到了家里面,已经三点多了。


  我一开门就溜到楼上,去玩堂哥买给我的玩具。妈妈回来后就坐在沙发上,因为走了一天脚有点酸痛,妈妈脱下了黑色的高跟鞋,两只手揉着脚跟的地方。

  而我要喝一些果汁,下楼要拿的时候,就看到堂哥跟妈妈说,自己常常也帮伯父伯母按摩,在法国,帮女性按摩是一种礼貌。


  妈妈高兴地笑着,就请堂哥按摩着。


  妈妈躺在沙发上,堂哥也坐在沙发的后面,拿起了妈妈穿着丝裤袜的右脚,然后把妈妈的脚跟用轻轻转圆弧形的样子拉着。


  妈妈看着堂哥认真的样子,高兴地说,好像有一点舒服,不会很酸了。


  堂哥也很高兴的样子,依然继续圆弧形般的拉着妈妈的脚跟。


  妈妈感觉到脚跟已经不太酸疼,反而有一种舒服的感觉,从脚跟处传到身体上。妈妈的眼睛忍不住闭上,享受着堂哥按摩传来的舒服感受。


  堂哥把妈妈的右腿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右手压捏着,而左手则顺着妈妈迷人的左腿曲线,轻轻揉揉地抚摸着。


  妈妈的右腿被堂哥弯压着,左腿被抚摸,妈妈虽然闭着眼睛,但是脸已经感觉到有点红。


  按摩了一会后,堂哥问妈妈说,有没有比较好。


  妈妈说感觉很舒服。


  堂哥说,要妈妈再做腰部按摩,可以减轻疲劳,在法国,这是女性常常必须的按摩。


  妈妈高兴地点点头。


  堂哥就把妈妈身体翻过沙发,然后妈妈把头侧着。堂哥就把妈妈的裙子折了到腰部,双手隔着妈妈的丝裤袜,用两只手揉着妈妈的腰部,力量适中,慢慢地揉转着。


  妈妈感觉到腰部被一双有力量的手揉动着,并且隔着堂哥的双手磨擦丝裤袜的“沙沙”声,感觉到腰部有一种难以言语的得舒服感觉。


  堂哥更用力地搓揉着,过了一会,堂哥把双手转到妈妈的屁股上,隔着妈妈的丝裤袜,双手不断地揉捏着妈妈迷人的美臀。


  揉了良久后,妈妈发出不经意的呻吟。堂哥听到妈妈的呻吟声,更卖力地揉着美臀。妈妈则红着脸,更时而发出悦耳的娇吟声。


  堂哥忍不住了,感觉到下面的阳具猛地涨大,便脱下自己的裤子和内裤。堂哥把自己的阳具,慢慢的放在妈妈的臀部与大腿交接的空隙中,双手紧扶着妈妈的臀部,而阳具就在空隙中慢慢地前后抽插。


  妈妈虽然感觉到一阵奇怪的感觉,但是堂哥时而抚摸大腿和臀部,使得妈妈也感觉到非常得舒服,并且闭起眼睛享受着。


  过了良久,一股热热的精液从堂哥的大东西里流出了,全部都撒在妈妈迷人的大腿上。堂哥赶紧地拿了纸巾,把妈妈的美腿擦拭干净,并且亲了一下妈妈的美腿。


  妈妈夸奖说,堂哥很会按摩,让妈妈感觉很舒服,就高兴地在堂哥脸上亲了一下。


  到了隔天,中午刚吃完饭,我本来要找妈妈撒娇,就看到堂哥在厨房夸着妈妈做的菜好吃,并且说娶到妈妈的人才是幸福,逗得妈妈开心地笑着。


  堂哥说,婶婶的腿很美,从没看过腿这幺匀称、这幺迷人的腿。


  妈妈高兴的说,那婶婶的腿有多好呢。


  堂哥说,那要靠近一点看,才知道。


  妈妈又笑了。


  堂哥就蹲下来,欣赏妈妈穿着肤色丝裤袜的大腿,并且用两只手在大腿上抚摸着。顺着脚跟,慢慢的从下而上抚摸着,直摸到妈妈大腿的内侧。


  妈妈闭着眼睛,不好意思的用两只手撑着裙子。但堂哥慢慢移开妈妈的手,用嘴巴舔着妈妈的大腿内部,慢慢的滑落。然后脱下妈妈的一只红色拖鞋,抬起妈妈的大腿,从大腿一直舔着。


  妈妈舒服得把身体向往后一仰,就被堂哥抱住腰部,堂哥的舌头则缠着妈妈的密处附近逗弄。


  妈妈感觉到堂哥吃的地方不对,但是也不好意思说出来。一时间,堂哥嘴巴轻咬着妈妈的小豆,妈妈触电般整个人颤抖,呻吟了一下。


  堂哥轻轻吃着妈妈的小豆,妈妈也娇声不断地呻吟。


  堂哥突然脱掉妈妈的衣服和胸罩,用嘴巴不停地吻着、吸吮着乳房,妈妈无力的用手支撑着。堂哥听到妈妈的呻吟声,用舌头挑着妈妈的乳尖,嘴巴吞吐、吸吮着,妈妈的呻吟声悦耳地传遍厨房。


  堂哥脱下了身上的裤子和内裤,拿着一个小椅子,让妈妈坐着,而自己把妈妈穿着丝裤袜的两腿放在自己的阳具上。


  堂哥用手抚摸着妈妈的双腿,妈妈害羞地闭起眼睛,但是隐约可以感觉到妈妈有点舒服的享受着抚摸。


  慢慢地,堂哥把妈妈的双腿前后活动,抽送自己的阳具,而堂哥也在妈妈的脚跟抚摸着。


  渐渐妈妈感觉脚跟传来热热的东西,原来堂哥的精液都流在妈妈的大腿和脚跟。


  堂哥拿了纸巾擦了妈妈的美腿后,笑着跟妈妈说,婶婶是堂哥第一次看过身材最好、最美丽的人。


  妈妈虽然不好意思,但是也微笑地亲了一下堂哥说,已经三十岁了。


  但是堂哥又说,妈妈跟十八岁的美少女差不多,逗得妈妈更开心。


  过了一天,堂哥快要回去法国。有许多次都被我不经意看到,他抱着妈妈的腰,或抚摸妈妈迷人的大腿。但是因为堂哥说很多让妈妈高兴的事情,所以妈妈也就习惯了堂哥的吃豆腐。


  到了晚上的时候,我听到堂哥睡的房间里好像有什幺响动,就忍不住的跑去看。发现堂哥没在房间,就又跑到了妈妈的卧室,发现堂哥在妈妈的床边看着妈妈的睡姿。


  妈妈侧身睡着,身上穿着前天堂哥送给妈妈的那件浅蓝色睡衣。睡衣中间只有两个小钮扣,而睡衣里面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妈妈的白色胸罩,往下则看到妈妈迷人的大腿,穿着肤色的丝裤袜。


  堂哥忍不住就在妈妈迷人大腿上吸吮起来。妈妈没有醒来,但是发出了一点点轻轻的呻吟。堂哥更沿着妈妈的大腿上,慢慢吸吮到妈妈的小腿。有时候用舌头上下舔着,有时候轻咬着妈妈的丝裤袜。


  妈妈好像慢慢感觉到一阵快感,虽然睡着,但是还是会发出呻吟声。堂哥再慢慢用舌头舔到脚底,然后拿起妈妈的脚指,一只一只的放入口中含舔着。

  妈妈敏感的脚指被堂哥一弄,眼睛渐渐睁开。堂哥忍不住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裤子都脱光,把妈妈压在床上,双手在妈妈的乳房上转动着,而嘴巴就循着白皙的颈子一直吸吮到脸上。


  妈妈丰满的乳房在堂哥地运转下,渐渐有了感觉,慢慢的没有力气,让堂哥在颈子和脸上舔着。妈妈忍受不了舒服的感觉,香唇轻轻呻吟了起来。


  堂哥就在这时把嘴巴贴着妈妈,舌头深入妈妈的香唇,搅着妈妈的舌头。妈妈舌头回避着堂哥,而堂哥的舌头却好像是磁铁一样,要绕着吸附妈妈的香舌。

  妈妈觉得乳房被揉捏得很舒服,就在呻吟的时候,终于舌头被堂哥征服了。


  堂哥慢慢地绕着妈妈的舌头,就好像是逗弄猎物的样子玩弄着,最后舌头卷到了深处,堂哥把妈妈的香甜口液都吸入口中。


  堂哥慢慢的把妈妈抱起,脱下了妈妈的睡衣和胸罩,舌头缠绕在妈妈的乳房上,用舌头转绕着乳晕,再慢慢转向乳尖的顶端。妈妈一下子闭着眼睛,好像很痛苦地呻吟一下。


  慢慢地,堂哥把妈妈的身体转过,在妈妈的背后,舔吸着妈妈白皙的背部。


  舌头慢慢地滑动、舔着,妈妈又忍不住地呻吟了起来。堂哥的舌头绕着背部到香肩,再绕过腋下,而双手也没闲着,双手从后面环抱着妈妈坚挺的乳房,不停地转动着。妈妈霎时间感觉到快感一阵阵的袭来。


  堂哥把嘴巴贴到妈妈穿着丝裤袜的美丽臀部吸吮着,妈妈眼睛闭着感受到无法言语的快感。慢慢的舌头滑向了妈妈的私处舔着,堂哥就把妈妈的内裤移到一边,然后在密处的丝裤袜上弄一个小洞,就在妈妈的密处上肆意地挑弄着。


  妈妈忍不住地呻吟了起来,堂哥更卖力地用舌头挑弄着。过了一会,妈妈密处的爱液流了出来。


  堂哥看着高潮过后的妈妈,虽然闭着眼睛,但身上的香气让堂哥忍不住把妈妈抱起来,然后把自己的阳具,在妈妈的嘴巴上贴着。


  妈妈害羞地闭上眼睛,而堂哥就快速地在妈妈小小的嘴巴上套弄着。堂哥把妈妈的脸颊轻轻地扶着,前,后,前,后,慢慢地让妈妈套弄,一下子妈妈的嘴巴上都是堂哥的精液。


  妈妈红着脸,就去浴室洗一下澡。堂哥躺在床上,看着妈妈在洗澡的模样,感觉到涨大的阳具,一下子又更大了不少。于是堂哥跑去浴室,一把抱住妈妈的腰,双手揉着妈妈的乳房,然后把妈妈贴在浴室的墙上,一手抱住腰,一手揉着乳房,用阳具磨蹭着妈妈的密处。


  妈妈感觉到凉水冲着,又被突然地爱抚,身体的快感已经忍不住想呻吟了。


  过了一会,堂哥把阳具一下子送入妈妈的小洞里面。


  “啊……啊……这……不行……嗯……嗯……啊……啊……嗯……啊……我们……不可以……啊……嗯……嗯……嗯……嗯……啊!”


  随着堂哥地抽插,妈妈的小洞不时传来了快感,而妈妈也闭着眼睛,身体无力地的被堂哥蹂躏。


  “嗯……啊……啊……不能……啊……会……啊……”


  “啊……我们……啊……啊……不……啊……可以……啊……”


  堂哥先坐在浴缸里,把妈妈放在自己阳具的上面,然后随着水压的浮力,让妈妈的小洞插送在堂哥的阳具下。堂哥双手抱住妈妈的腰,想让阳具能更深入妈妈的子宫。妈妈也感觉到堂哥的阳具正顶在自己的花心,不时磨擦着。堂哥也更卖力地上下顶送。


  “啊……啊……啊……里面……更里面……嗯……”


  “啊……对……在努力……搞……啊……”


  堂哥听到妈妈的娇淫声,忍不住地抱着妈妈出来,然后跑着到附近的公园休息座椅,边插送着妈妈的花心,边把舌头深入妈妈的香舌中交缠着。


  “啊……啊……对……用力……啊……嗯……啊……啊……”


  “啊……舒服……啊……里面……嗯……在……用力……”


  “啊……舒服!啊……丢……啊……不行……舒服……啊!”妈妈感觉到堂哥身体有一股热热的东西,快要跑出来,而自己也不断的有高潮的感觉,堂哥更加快速度地抽送着。


  “啊……!!!”


  就在这时候,不知道哪里来的一巴掌,打向堂哥。


  原来伯母刚回到家,发现家里都没人,然后跟伯父、爸爸分头去找,到附近公园听到奇怪的声音,就寻来了。


  堂哥回过头,看到是自己的妈妈,一下子精液又跑回了身体,然后惊吓到说不出话。我想堂哥以后可能会阳痿了。


  伯母跟妈妈道歉后,说妈妈人太温柔,被堂哥欺负。安慰了妈妈后,要妈妈千万不要告诉伯父跟爸爸,当成是三人的秘密。


  其实应该是四个人才对,因为那天我也在躲在旁边。所以妈妈真的是很令人疼爱,但是又迷糊。


  第三话 中医篇


  我是一个国小六年级的小学生,今年十二岁。家里有一个爸爸,是一间贸易公司的中阶主管,平常工作很忙,星期一和星期六都住在公司,只有星期天才有休假在家里,所以家里都是妈妈在照顾我。


  而妈妈是一般的家庭主妇,今年三十岁,比爸爸小五岁。说到妈妈,她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生,有非常漂亮的脸庞,身材也非常好,而且她笑起来常常让看到的人非常着迷。只是妈妈有些小缺点,就是对人太好,而且对男生也没有警戒心,因此就常常吃亏了,所以有时候觉得妈妈会有些迷糊。


  有一天星期二,我下课后,四点钟就搭着学校的接送车回家。回到家不久,我觉得身体有些难过,然后就发烧了。妈妈知道了以后,就打电话给爸爸,爸爸就赶紧下班回到家里。最后妈妈请教隔壁的王妈妈,王妈妈说发烧不能等太久,就推荐了家比较近又大间的中医医院,那医院只要两条街就到了,妈妈知道了以后很高兴,就谢谢王妈妈,然后让爸爸载着妈妈和我一起到了那间大医院。


  到了医院后,里面都是很浓的药草味,挂号的地方和领药的地方都有一个阿姨。爸爸先把我抱进里面挂急诊,然后妈妈也帮我填生病的单子。过了不久,有两个医生过来看我,其中一个叔叔看起来有三十几岁,另外一个医生就比较像老伯伯,年纪大概有六十岁。


  爸爸跟两位医生说完我的病情之后,医生也简单地自我介绍,比较年轻的叔叔是骨科和减肥针灸的医生,而年纪比较大的老伯伯是看内科和感冒的。我有注意到,年轻的叔叔看起来很斯文也瘦瘦的,年纪大的伯伯有些矮也有点胖,尤其是我看到老伯伯的眼睛很小,都是咪咪的,在和爸爸说话的时候,有时候会看着妈妈。


  在和医生说完后,医院的阿姨就把我送到一楼的病床,然后那老伯伯就说要治疗发烧的话,需要在医院先观察几天,等几天以后没发烧,再回到家里面。而妈妈也跟爸爸说,医院离家里很近,所以爸爸可以放心上班,妈妈每天做完家事也可以来看我。爸爸听到了以后,一起和妈妈谢谢医生,然后就先载着妈妈回家去了。


  在晚上吃完苦苦的草药以后,我觉得头已经不会很痛了,也因为下午睡了好久,到了晚上就睡不太着。我很无聊,就起来到处看看。原来医院看感冒是在一楼,而且房间很多,有十几个床,还有一间洗澡的浴室,二楼是看骨科和减肥针灸的,虽然也很大,但是其中有些房间都堆放东西,所以病床只有六张,而叔叔和老伯伯他们也都睡在医院的二楼。


  我在一楼看了很久,医院已经关了,挂号的阿姨也已经下班了。我注意到在一楼看病的地方,有一些奇怪的声音,就偷偷打开看病的门,原来有一个阿姨没穿衣服,而那个老伯伯一直在摸那阿姨的身体,阿姨一直舒服地呻吟,那老伯伯也痛苦地大叫,最后两个人都不动了。我也关上门,跑回我的床上。


  到了早上,妈妈一早打扫完家里,就赶到医院来看我。虽然我已经退烧了,但是妈妈还是很担心我的身体,所以就一直陪在我身边。因为赶来看我,所以妈妈只随身穿着一件米黄色的衬衣加上蓝色薄外套和蓝色衬裙。


  而这时候,医院的老伯伯看到妈妈来了,眼睛就瞪得大大的,然后就很高兴地招呼妈妈。老伯伯说我虽然已经有起色,但是如果晚上再发烧就很麻烦,所以要妈妈最好能住在医院照顾我。妈妈听到以后,也很快答应了,妈妈赶回家拿了些换洗的衣服后,也陪着我住在医院。


  到了半夜的时候,我被细小的声音吵醒了,发现妈妈不在旁边,而医院也都关门了。我跟着声音到了老伯伯看病的地方,原来妈妈和老伯伯看我在睡觉怕吵醒我,就移到这里,然后坐在两张看病用的单脚铁椅子上说话。


  老伯伯说,小孩的体温跟大人不一样,要仔细的量体温,所以要教妈妈量体温需要注意的一些地方。说完后老伯伯就帮妈妈把一件蓝色外套脱下,而妈妈的身上就穿着一件米黄色短衬衣。


  老伯伯拿着一支温度计,轻轻拉起妈妈柔嫩的手臂,然后把温度计夹在妈妈的腋下。老伯伯的双手就抚摸着妈妈白皙的手腕,一边抚摸着,一边要妈妈把手紧贴在自己的衬裙上,然后就蹲下来抚摸妈妈的大腿,说要夹紧才不会测不准温度,而量温度最少要三分钟才能拿下来。


  妈妈很认真地依照老伯伯的话夹紧温度计,而老伯伯也慢慢的抚摸着妈妈穿着肤色丝裤袜的大腿。


  妈妈感觉有一点奇怪,虽然想拉紧衬裙,但是怕温度计会掉下来,所以就只好双手贴着自己的衬裙。


  这时候老伯伯绕到妈妈的背后,然后把手从后面绕过腰贴在妈妈的两只手臂上,说手臂夹紧的时候,身体会有一些抖动,因此在量的时候,手臂要直直地夹注腋下。老伯伯说完,两只手边贴紧边抚摸着妈妈白皙柔嫩的手臂。妈妈被老伯伯摩擦着手臂感觉到有点麻痒,便有点害羞地闭上眼睛。


  老伯伯抚摸了一会儿后,说如果衣服穿得太多,身体会比一般的体温要热,会量不准,就脱下妈妈的米黄色衬衣,而妈妈的胸部只剩下一件粉红色内衣。老伯伯就把手抚摸着妈妈的小腹,然后在妈妈的腹部上轻轻揉着。揉了一会儿后,妈妈感觉腹部有一点点的舒服,但是也很不好意思,就有点羞地闭起眼睛。


  老伯伯就慢慢地把手往上面托着妈妈的胸部,然后说胸部的晃动是影响抖动最大的原因。说完后,老伯伯把妈妈的粉红色内衣往上面卷起,妈妈的乳房都全部露了出来,然后老伯伯从后面紧紧抱住,双手托着妈妈的乳房。妈妈感觉老伯伯只托着而没有揉动乳房,所以也很放心。可是老伯伯粗粗的手掌有时摩擦到妈妈乳房上面的小樱桃,被轻轻挑逗着,妈妈也觉得有点害羞,也只好闭着眼睛。


  等量完后,老伯伯最后说,正常体温是要三十六度半,如果体温三十七度以内也都算正常。妈妈听完后,微笑着谢谢老伯伯教妈妈量体温的技巧,而妈妈也回到我的病床陪着我。


  到了星期三,医院早上没有很多人,只有几个老伯伯和伯母看感冒。而妈妈为了照顾我,早上在医院洗完澡,换了一套白色的套装后,也在我身边陪我。

  在二楼看骨科的叔叔因为早上没什幺人,也到了楼下跟妈妈聊天。叔叔跟妈妈说她脸色看起来有点疲倦,可能是缺乏睡眠造成的,如果没体力的话,也无法安心照顾我,叔叔又说早上也没骨科病人,可以的话想免费帮妈妈推拿。妈妈想说自己真的有点疲倦,而且看到我早上也刚吃过药,就答应了叔叔。


  叔叔就带着妈妈上去二楼推拿的房间,然后请妈妈坐在一张小床上,再让妈妈扎起自己的长发。叔叔轻轻的按摩着妈妈的肩膀,然后用一些推拿的精油涂在妈妈的肩膀和后颈部,叔叔轻轻地用虎口揉捏压着妈妈的肩膀,慢慢用拇指认真地推拿。妈妈觉得肩膀有点痛,但是却很舒服。


  等到推拿到精油都没有了,叔叔就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开着口说,肩膀部分应该比较轻松了,但是接下来可能会比较不好开口,因为让身体疲劳解除,也是要按摩一些地方,所以可能会要妈妈脱下一件衣服,但是不用脱内衣。妈妈听了后,也有点害羞,但是为了能解除疲劳照顾我,就答应了叔叔。


  叔叔轻轻地脱了妈妈的白色上衣,然后叔叔拿了一张小椅子坐着,就用精油涂抹妈妈的腹部和手臂。叔叔用手轻轻地滑过妈妈的腹部,叔叔脸也红了起来,因为妈妈坐在床上,所以妈妈的套裙里面隐约可以看到她那穿着黑色丝裤袜的大腿和内裤。妈妈被叔叔推拿得很舒服,虽然有点害羞,但也很高兴叔叔努力地按摩自己。按摩了一会后,叔叔就帮妈妈穿回衣服,妈妈就微笑着轻轻地吻了叔叔的脸,叔叔也高兴地红着脸笑着。


  叔叔说妈妈的上半身差不多都可以了,但是还需要按摩下半身才会让全身都很舒服。妈妈知道叔叔很认真,便答应让叔叔帮自己推拿。


  叔叔就脱下了妈妈的衬裙,叔叔说女生的美丽大腿如果外人看了会被说闲话的,因此他不好意思脱下妈妈的丝裤袜。


  妈妈想了一下,害羞地点点头。叔叔就请妈妈躺着床上,然后叔叔先抬起妈妈的右腿,用比较少的精油涂抹着妈妈的右大腿,又用厚厚的两只手底板紧压推揉着妈妈的大腿,一边揉一边抚摸,然后再把妈妈脚指头一只只的揉捏着。


  妈妈感觉大腿有点凉凉热热的,而且叔叔的手揉压的很舒服,妈妈有点害羞地红着脸闭上眼睛,享受着叔叔的推拿。而叔叔看到妈妈舒服的样子也很高兴,就把妈妈的两只大腿抬到自己肩上,然后用自己的手臂用力弯曲着妈妈的大腿。


  妈妈有点舒服地想叫出来,但还是努力忍着,让叔叔按摩。


  最后都按摩完了,妈妈感觉身体很舒服,就高兴的谢谢叔叔,然后叔叔也说妈妈轻松以后,才能好好照顾我。


  到了星期四,在一楼看感冒的医生老伯伯说我今天已经好很多,下午就可以办出院。爸爸知道了以后也很高兴。因为医院离家里很近,所以我就和妈妈用走路回到家里。


  回到家之后,我高兴地上楼回房间玩。晚上吃完饭后,好像有电话的声音,原来是医院的老伯伯打来的,老伯伯说妈妈这几天很辛苦照顾我,所以特地为她准备了一些突然发烧时可以吃的中药。妈妈听到了以后,也很高兴,在电话中谢谢老伯伯,然后嘱咐我好好休息后,就先去拿药了。我在家很无聊,也偷偷跟在妈妈后面。


  到了医院后,医院都没病人,门也关起来了。妈妈在门外看到老伯伯后,老伯伯就请妈妈到里面坐一下,然后就拿了一包中药给妈妈,要妈妈如果有感冒一天炖一次就可以了。妈妈高兴地谢谢老伯伯,而老伯伯也拿了一碗中药说妈妈吃了以后可以让身体舒服。妈妈觉得老伯伯人很好,就很高兴地喝了中药,然后就在挂号的地方,愉快地跟老伯伯聊天。


  聊了一会后,妈妈觉得身体有点热。老伯伯就说,看病的房间里有冷气,可以比较凉快。老伯伯扶着妈妈到他看病人的地方,然后扶着妈妈到床上。妈妈说觉得头有点晕,老伯伯就说应该要躺着休息一下,说着便帮妈妈脱下了衣服和裙子。


  妈妈因为突然被老伯伯脱掉衣服,害羞地跟说她回家躺一下就可以了,老伯伯抚摸着妈妈的胸部,说今天可以先住在这里,说完老伯伯脱下妈妈的内衣,然后老伯伯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裤子,接着让妈妈的大腿圈住自己的腰部,自己也慢慢抚摸,揉着妈妈穿着透明丝裤袜的大腿。


  妈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老伯伯就用嘴吸允着妈妈的大腿,然后更轻揉地抚摸,妈妈羞地闭上眼睛。抚摸了一会儿后,老伯伯把妈妈抱起来,妈妈因为突然怕失去重心,双手只好抱着老伯伯的背部。老伯伯就抱着妈妈,然后亲吻着妈妈害羞的脸和颈部,最后把妈妈放在床上,双手就揉捏着妈妈的胸部。


  妈妈红着脸,害羞的想把老伯伯的手移开,但是老伯伯的手就有点用力的揉捏胸部,妈妈感觉到身体有点热,而且无力的手只能放在老伯伯的手背上,妈妈感觉到胸部有点舒服,老伯伯用手一边抚摸着胸部,然后另一只手慢慢移到妈妈的密处抚摸着。


  妈妈羞红着脸,而老伯伯也不停地抚摸着妈妈的胸部和密处,妈妈也忍不住轻轻发出呻吟声:“嗯……嗯……不……行……有点……疼……嗯……不……可以……嗯……嗯……啊!!!”


  老伯伯听到妈妈娇柔的呻吟声,忍不住吸舔着妈妈乳房上的粉红小樱桃,而妈妈坚挺柔软的乳房也都被老伯伯左右转动着,老伯伯就用嘴巴含着妈妈右边乳房的粉嫩小樱桃,左手也揉转着妈妈左边的乳房,而右手则隔着妈妈的内裤和丝裤袜轻轻地抚摸着妈妈的私处。


  妈妈感觉到乳房和密处都很舒服,而老伯伯也更轻揉地吸吮乳房,抚摸妈妈的私处,妈妈羞红着脸闭上了眼睛,也发出了轻柔的娇嗯声:“嗯……嗯……请不……要……嗯……嗯……乳房……不要……嗯……嗯……嗯……乳房……会舒服……嗯……嗯……嗯……啊!!嗯……嗯……下面……嗯……不要……嗯……嗯……嗯……乳房……和……下面……嗯……有点……舒服……嗯……啊!!”


  妈妈的脸羞红,闭着眼睛,而密处和乳房也不停的被老伯伯抚摸,妈妈用着剩余的一些力气想离开床上,腰部微微扭着,想把双腿放到地上。老伯伯看到了之后,就赶紧把妈妈压着,然后用手抚摸着妈妈的大腿。过了一会儿,老伯伯用舌头吸舔着妈妈的大腿,并且慢慢移到大腿的内侧,然后用舌头吸吮着妈妈的密处,吸允了一会,妈妈觉得下面很舒服,也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


  “嗯……嗯……嗯……嗯……嗯……啊!!不要……嗯……下面……会……舒服的……嗯……嗯……嗯……嗯……啊~~~~!!”


  老伯伯感觉到妈妈下面有爱液流了出来,而妈妈已经没有力气逃离这里,只能躺在地上轻轻地喘息。老伯伯把妈妈的丝裤袜和粉色内裤脱了下来,然后自己也脱得一丝不挂,老伯伯下面不太宽大确有点长长的肉棒就挺立着,然后就慢慢接近妈妈的密处。妈妈害羞的闭起眼睛,感觉到老伯伯的肉棒快要接近。


  “啊!!嗯!!嗯!!啊!!不要……嗯!!嗯!!啊!!嗯!!嗯!!不行……下面……不行……啊!!”


  老伯伯用嘴巴吸舔着妈妈白嫩光滑的大腿,吸舔得妈妈有点舒服,妈妈害羞地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老伯伯就把妈妈的一只腿拉了上来放在肩上,侧着自己的身体,然后快速地送入了长长的肉棒。


  “嗯!!嗯!!不要……啊!!嗯……进入……好深……不行……嗯……嗯嗯……嗯……不行的……嗯……下面……好……舒服……不要……嗯!!!”

  老伯伯用肉棒抽送了几十次后,就把妈妈抱起来,然后自己躺在床上,把妈妈的密处对准自己的肉棒抽送着。老伯伯一边用两只手揉转着妈妈坚挺丰满的乳房,一边用力挺着肉棒,躺在床上努力抽送着妈妈的密处。妈妈想要挣脱,离开老伯伯的肉棒,但是妈妈又觉得很舒服,只有红着脸闭起眼睛享受。


  在更用力地抽送之后,老伯伯用自己的双手紧紧捏紧妈妈的腰部,让肉棒更深入里面,而妈妈身上乳房的香味和身体的汗水,就一直流着,老伯伯闻到了乳房的香味,也更出力地挺着长长的肉棒,妈妈也娇吟起呻吟的喘息。


  “嗯……好……再……深点……嗯……嗯……用力……嗯……不行啊……不要……求求你……不要……嗯……不行……不能……射在……嗯……不行……不能在……里面……啊!!!!!”


  老伯伯感觉肉棒的一股热流要射出来,就更努力地抽送,而妈妈也害羞地享受着。


  “嗯!!!!啊……不行……舒服……我下面……有点……舒服……啊……要深……点……嗯……嗯……用力……嗯……嗯……会……舒服……啊!!!”

  这时有一个人突然把一瓶黄色的液体,倒在老伯伯的肉棒上。过了几秒钟,老伯伯突然全身发抖,然后肉棒也变小了。那个人把妈妈轻柔地扶了起来,然后帮妈妈穿上衣服裙子,再把电灯打开,原来是楼上看骨折的年轻叔叔。


  叔叔说这老伯伯有不好的习惯,有时会对美丽的女生乱来,叔叔还说刚才倒在老伯伯身上的液体是一种精油,涂抹身体既能做局部推拿也能使身体放松,如果倒在肉棒的地方,会让它有好几年的时间无法再使用。


  妈妈休息了一会之后,为了谢谢叔叔,就有点害羞地亲了他一下。叔叔不好意思地笑了,然后安慰妈妈,要妈妈以后多注意,别人给的药不能乱吃。

  结果到了隔天早上,医院没有开。听王妈妈说,那老伯伯进了精神病院,然后看骨折的叔叔听说到国外进修当医生了。幸好有叔叔,妈妈才能平安的度过这一次,所以妈妈还是很迷糊哦。


  第四话 访问篇


  我是一个国小六年级的小学生,今年十二岁,家里有一个爸爸,是在一间贸易公司上班的中阶主管,平常工作很忙,星期一和星期六都住在公司,只有星期天才休假在家里,所以家里都是妈妈在照顾我。


  妈妈是一般的家庭主妇,今年三十岁,比爸爸小五岁。说到妈妈,她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生,脸庞非常漂亮,身材也非常好,而且妈妈的笑容,常常让看到妈妈的人都非常着迷。只是妈妈有个小缺点,就是对人太好,而且对男生也没有警戒心,因此就常常吃亏了,所以有时会觉得妈妈很迷糊。


  ***********************************这是在我国小五年级快升上六年级的时候所发生的一件事情。


  有一次学校要各班的级任老师去每个学生的家里作访问,原因是有些单亲家庭或经济不好的学生们家里有困难的话,老师可以个别辅导或向学校报告问题。

  而当时我们班上的同学也一个一个地让老师作家庭访问,唯一和别的班级不同的是,我们的级任李老师,他非常喜欢去单亲妈妈的家庭作深入访问,尤其是有非常漂亮的妈妈的家里。


  说到我们的级任李老师,他的年纪大约是四十岁,有着瘦高的身材和有点黑的皮肤,他是一个有着不良纪录的老师,曾经因为性侵害学生的家长,而被要求停职并且查问,最后因为找不到证据,所以只停课三年,在这三年期间,李老师又到处寻花问柳,到最后连自己唯一的老婆都跟他离婚了,而等到三年的时间过去,李老师又可以来学校教书,并且是担任我们班上的级任老师。


  今天在学校的时候,因为已经有很多学生被李老师作了家庭访问,而这星期六的下午,李老师准备来我们家作家庭访问。


  因为上一个同学他长得白白净净,所以李老师很期待地去访问他的妈妈,可是听我那同学说,到家里后李老师只作了些问话调查,然后不到半小时就走了,听班上同学有传言说,只要访问的家长是爸爸,或者是长得不好看的妈妈,李老师就不会访问很久。


  放学后回到了家里,我就跟妈妈说李老师这星期六下午要来作家庭访问,妈妈知道了以后,很高兴地要我跟李老师说,要李老师顺便来家里吃午饭,而我隔天到了学校后,也转达了妈妈的话,只是李老师的表情看起来好像有些犹豫。


  到了星期六的中午,妈妈正在厨房煮菜,而那时我听到了按门铃的声音,我知道可能是李老师来了,就赶紧走向花园,然后打开了大铁门请李老师进来,李老师跟着我走进花园后,我就带着李老师进入家里面。


  李老师进来后,就问妈妈在哪里,我说妈妈在厨房煮菜,要等等才会出来,可是李老师好像不耐烦的样子,左看看右看看,感觉上好像要离开的样子。

  过了一会,妈妈把最后一道菜做好后,就解下了围裙,然后把菜端到里面的饭桌上,我跟妈妈说李老师在外面的客厅,妈妈听了之后,就到外面的客厅上,然后很有礼貌微笑着请李老师一起吃午饭。


  李老师看到了妈妈的样子,瞪大了眼睛。他看到妈妈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丝织短衣,还有一件黄色短衬裙,妈妈美丽的大腿上也套着一双肤色的丝裤袜和一双居家的拖鞋。李老师看得呆住了,等回过神来李老师才微笑地看着我,说我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妈妈。


  在用餐的时候,李老师跟妈妈说我在学校的功课很好,而且很乖,而妈妈也跟李老师说爸爸平常很忙,所以就是希望我平常自己能照顾自己,李老师就说妈妈是一个漂亮又贤慧的妈妈,所以才能教育出好的下一代。


  妈妈听了之后,很高兴地谢谢李老师,然后希望李老师能多多照顾我,妈妈也微笑着帮李老师夹菜,李老师看到妈妈美丽的容貌,一时紧张得把筷子掉在地上,李老师就有点慌张地弯下身找,然后就看到原来筷子掉在妈妈的右脚旁边。


  李老师拿起了筷子后,看到了妈妈那双细长又美丽的双腿,就忍不住脱下了妈妈的居家拖鞋,然后用手托起妈妈的右脚轻轻抚摸着。


  李老师跟妈妈说,筷子好像被压在妈妈的拖鞋旁边,就把脸贴近妈妈的大腿然后双手不停在妈妈的居家拖鞋旁边摸索。


  李老师摸索了一会后,就用自己的脸磨蹭着妈妈的右腿,过了一会,就把筷子偷偷放在妈妈的拖鞋旁边,然后用双手不停抚摸着妈妈的脚板,李老师用手揉着妈妈的右大腿,觉得有点忍不住了,也轻轻地一直抚摸着妈妈的左大腿。


  最后李老师看到妈妈的短衬裙里诱人的风光,本来已经忍不住想用双手深入抚摸,但是因为怕我在旁边看着,所以李老师只好拿着筷子坐回他的座位。

  吃完饭后,李老师说妈妈煮的饭很好吃,自己是第一次吃到这幺好吃的饭,妈妈用手抚贴着自己的右脸颊,有些高兴地红着脸,说自己不太会煮菜,老师喜欢的话,也能常常来家里吃饭。


  李老师听了之后,就说自己学生的父亲不常在家,常来家里帮帮忙也是应该的,李老师就和妈妈聊着天。


  然后从那次以后,听班上的同学说,李老师最近都没有再去别的同学家做访问了,因为李老师从上星期后,只要星期三或星期六的下午,就会准时来我家做妈妈的个人访问。


  又到了星期三的中午,我回到家里,下午也不用上课。


  因为天气有点热,所以我在自己二楼的房间吹冷气,在这时候我听到楼下有门铃的声音,我想可能李老师又来了,我就想下楼看看,就看到李老师在门口眼睛又瞪得大大的。


  因为天气热妈妈刚洗了澡,身上也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肩带ㄒ恤和一件白色短热裤,而妈妈美丽的大腿上也搭配着一双白色透明的丝裤袜和一双居家拖鞋。

  妈妈看到李老师来到家里,就高兴地请李老师进客厅,打开了家里的冷气,然后就去冰箱里倒杯果汁给李老师喝。


  李老师说因为没什幺事情,所以想来家里看看有没有什幺需要帮忙的地方,妈妈说刚刚洗完澡,浴室的莲蓬头好像有些坏了,打开了水开关没有水,所以只能用浴缸来洗澡,李老师听了之后,就要妈妈带自己去看看。


  到了浴室后,李老师把莲蓬头转了开来,发现莲蓬头没有什幺问题,李老师跟妈妈说有可能是水压不够,所以很多人同时使用的时候就有可能会没水。

  说完后李老师打开了莲蓬头的水开关,想不到莲蓬头一下子喷出大量的水,李老师压住莲蓬头,但是莲蓬头的水刚刚往后喷,已经把妈妈的全身都喷湿了。

  李老师看到妈妈的白色肩带ㄒ恤变得透明,ㄒ恤里面的白色胸罩若隐若现。


  李老师就瞪大着眼睛,然后跟妈妈说夏天的冷水要快擦干,不然感冒的话就不好了。


  李老师要妈妈站在浴室里,然后就用双手在妈妈的ㄒ恤上揉擦着。李老师的双手循着妈妈的ㄒ恤外面一直在胸部上绕着圈,李老师隔着妈妈的ㄒ恤抚摸了一会后,就直接深入妈妈的白色ㄒ恤里,然后就用两只手隔着妈妈的白色胸罩,双手就不停地在胸部揉擦着,李老师隔着内衣揉擦着妈妈的胸部。


  许久后,妈妈感觉自己的胸部随着李老师的揉擦,渐渐有了奇怪的感觉,而妈妈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因为知道李老师是为了自己,所以也羞红着脸,让自己的胸部给李老师的双手不停地揉着。


  李老师揉了一会后,双眼看着妈妈白色热裤底下那柔滑细长的双腿,吞了一下口水,双手一下子就抽出了妈妈的ㄒ恤外面,然后慢慢把双手转到妈妈的大腿上揉擦起来。


  妈妈本来想要自己擦拭,但李老师说是自己的过失,应该要负责任,妈妈听了之后,也不好意思推拒,李老师就用双手抚摸着妈妈有点湿滑的双腿,然后看着妈妈那诱人的双腿,李老师的双手也不断地揉捏抚摸着。


  妈妈看到李老师非常热心,也挺立着双腿让李老师擦拭着,李老师抚摸了一会,跟妈妈说这样擦不太容易干,就脱下妈妈的居家拖鞋,然后一把抱起妈妈的细腰,就这样抱着妈妈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


  李老师看到客厅附近有吹风机,就随手拿起来,打开开关,然后李老师拿一把小椅子坐着,在妈妈穿着丝裤袜的大腿上边抚摸也边用吹风机吹着。


  李老师的手边抚摸着妈妈的大腿,吹风机也顺着吹在妈妈的大腿上,妈妈感觉到一股热气吹着自己的大腿,又看到李老师认真的样子,虽然有点害羞,但也很高兴李老师帮自己吹干双腿,李老师不断用右手拿吹风机吹着妈妈的大腿,左手也在妈妈穿丝裤袜的大腿上,不停抚摸揉滑着。


  因为客厅的冷气凉爽地吹着,妈妈也感觉到双腿有点凉爽舒服的感觉,就忍不住闭起眼睛,然后慢慢享受着李老师边帮自己吹干边揉捏着双腿。


  李老师吹了一会后,跟妈妈说感觉上是吹干了一点,但那只是外表,必须要好好地检查,说完后,李老师就把吹风机放在桌上,然后靠近妈妈的大腿用嘴巴开始舔吮着妈妈穿着透明丝裤袜的大腿。


  李老师的舌头慢慢舔舐着大腿膝盖,然后两只手开始左右抚摸了起来,李老师慢慢舔吮着妈妈大腿的膝盖,然后慢慢地往下舔吮滑动,李老师用右手抬起妈妈的脚底,就用舌头不停地舔吮着妈妈的脚底,然后左手也抚摸着妈妈的左腿。


  妈妈微微感到有点舒服,虽然感觉有点奇怪,但因为李老师是出于好意而且是一位知识丰富的老师,所以妈妈忍住了舒服的感觉,害羞地闭起眼睛,让李老师的嘴巴不停舔弄自己的脚趾,而左手也不断抚摸着自己的大腿。


  李老师嘴巴吸吮了一会后,说妈妈的脚底都没有水份,所以下面没有什幺问题,上面还是要仔细检查一下,李老师说完后,就把双手直接伸入妈妈的白色热裤里面,然后隔着妈妈的丝裤袜和内裤,开始揉捏起妈妈圆滑的臀部。


  李老师先用手轻轻抠挖着妈妈臀部外围和大腿的内侧,然后不断地揉捏着,李老师感觉到妈妈的大腿摸起来非常的柔软诱人,就忍不住把手靠近妈妈的蜜处附近用右手的手指隔着丝裤袜和内裤开始抠弄着妈妈的蜜处,然后左手也一直抚摸揉捏着妈妈左腿的内侧。


  妈妈感觉到大腿和蜜处渐渐有了麻痒的感觉,而且看到李老师认真的表情,妈妈感觉到有点舒服,也羞涩地闭上了眼睛,妈妈双手也环抱在自己的胸前,想努力忍住蜜处和大腿不断传来的舒服感觉。


  李老师抠弄着蜜处许久,妈妈的身体感觉有些无力,闭起眼睛不断忍受着蜜处里面所带来的快感,李老师又继续不停地抠弄着蜜处,妈妈也忍不住发出一些呻吟的声音。


  “嗯……嗯……嗯……感觉……有……点……舒……服……嗯……嗯……嗯……啊……”


  李老师抠弄了一会,妈妈羞红着脸闭起眼睛,感觉到自己蜜处里面非常的舒服,李老师看到妈妈害羞又美丽的样子,想脱去妈妈的ㄒ恤,突然听到传来门铃的声音。


  李老师赶紧帮妈妈整理好衣服,然后说这样大概就可以了,比较不会感冒,说完后,李老师打开了大门,原来在外面的是一个送挂号信的邮差叔叔,李老师跟妈妈说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也请不要客气,然后李老师就失望地回家了。


  到了星期六的下午,李老师又来到家里,我跟李老师说妈妈在五楼的顶楼晒衣服,李老师笑着说我学校成绩好,努力的话将来也能当老师,说完后李老师也走到顶楼上,我也好奇地偷偷跟着上了去。


  李老师走到了五楼的顶楼,看到妈妈正撑起脚底,要把上面晒好的衣服收下来,李老师看到妈妈身上穿着一件紫色短袖上衣和一件紫色的居家短衬裙,在妈妈美丽的大腿上套了一双肤色丝裤袜和一双居家拖鞋。


  李老师从后面看到妈妈的短衬裙,因为空旷顶楼而吹来的风,短裙有些漂浮起来,李老师看得瞪大了眼睛。


  妈妈看到了李老师,说顶楼上面风很大,晒在上面的衣服不小心飞了起来,结果挂住了上面的铁钩。


  李老师说自己可以帮忙,说完后就走到妈妈的后面,李老师先用两只手环抱住妈妈的细腰和整个身体,然后往上面一抬,妈妈勾了许久后衣服还是有些高,所以勾不到。


  李老师就把妈妈放回地面,然后双手把妈妈的衬裙卷了些到腰部,李老师双手就抱住妈妈细长的双腿,然后抱起上面去勾衣服,妈妈努力地勾着衣服,而李老师也兴奋地看着在自己眼前妈妈那柔嫩细致的大腿,李老师看了后有些兴奋,双手虽然抱着妈妈的膝盖大腿,但是嘴巴也在妈妈的大腿后面舔吮着。


  妈妈努力地勾着,李老师也不停地用嘴巴吸吮着妈妈的后大腿,妈妈舒服得轻轻叫了一声,李老师听了后有些忍不住,就把妈妈的双腿撘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把双手移往妈妈的短袖衣服上面,李老师就隔着妈妈的衣服,开始揉转着胸部。


  李老师不停地揉转着,妈妈感觉到要勾衣服的手没有了力气,李老师跟妈妈说要往上面勾起,不然勾不下来,李老师边说着,双手也更用力揉转着妈妈的胸部,最后妈妈努力地勾,终于把衣服给勾了下来。


  妈妈有些不好意思地红着脸,说谢谢李老师的帮忙,然后妈妈说先请李老师去客厅坐一下,等收好衣服就可以煮饭,然后请李老师一起用晚餐。


  妈妈微弯着细腰,双手正要拿起一旁的衣服,李老师看到妈妈短裙的风光,忍不住从妈妈臀部后面抚摸起来。


  李老师把妈妈的短衬裙往上卷起,双手就开始在妈妈圆滑的臀部上揉捏抚摸了起来,李老师说妈妈的臀部非常诱人,自己是第一次见到像妈妈这幺美丽的女人。


  妈妈听了之后,有些害羞地说自己并没有很美丽。


  李老师不停地用双手抚摸着妈妈柔滑的臀部,揉了一会后,妈妈想要离开顶楼,就跟李老师说自己要准备晚餐。


  李老师脱掉妈妈的短袖上衣和粉红色内衣,丰满的乳房就都露了出来,李老师把妈妈压在顶楼的地面上,看着妈妈,然后恶笑着说妈妈的身体就是自己的晚餐,李老师说完,就趴在妈妈的乳房前面,然后用舌尖开始吮舔着妈妈的粉红小樱桃。


  妈妈有些紧张想要移开的头,但是李老师用舌尖持续地转绕着乳房,妈妈羞红着脸,用双手贴住李老师的头,双手想要移开李老师缠绕自己的舌头,但是李老师贪婪的舌尖不停逗弄着乳房,妈妈的乳房感觉到一阵舒服,也感觉没有了力气,就羞红着脸闭着眼睛享受舒服的感觉。


  李老师用嘴和舌头舔吮着妈妈的乳房,妈妈感觉到乳房非常的舒服,不停的舔弄之下,妈妈羞红着脸闭起眼睛,终于也忍不住发出了娇吟的声音。


  “嗯……不……嗯……嗯……李……老师……嗯……嗯……不……可以……嗯……”


  李老师听了妈妈娇吟的声音后,看到妈妈娇羞的模样,嘴巴慢慢移到妈妈的颈部和肩膀上,李老师用舌头在妈妈的粉颈上面轻柔地舔舐着,而李老师用手撩起了妈妈的短衬裙。


  到处舔吻着妈妈的肩膀和脸,然后李老师的嘴巴就贴紧妈妈的香唇,双手也不停抚摸着妈妈的双腿,李老师用舌头隔开妈妈的香唇,想要把舌头伸入妈妈的嘴里。


  妈妈羞红着脸转过头,李老师左右两只手就不断抚摸着妈妈柔滑的大腿,并且抚摸到大腿内侧,最后李老师就用右手隔着蜜处的丝裤袜和内裤,开始挑弄着妈妈的蜜处。


  挑弄了一会后,妈妈感觉大腿内和蜜处一阵阵的快感传来,妈妈忍不住娇嘤一声,李老师就快速地把舌头伸入妈妈的香唇里。


  李老师用舌头一直缠绕着妈妈的香舌,妈妈感觉到自己的舌头不断地被缠绕着,李老师慢慢挑弄着舌头,左手抱紧妈妈的右腿不断抚摸着,右手一直揉着妈妈的蜜处,妈妈在李老师不断的爱抚和逗弄下,也忍不住发出了娇吟的声音。


  “嗯……嗯……嗯……唔……嗯……啊……嗯……”


  李老师不断的爱抚之后,就把嘴抽离了妈妈的香唇,然后脱下了妈妈的短衬裙。李老师趴在妈妈的大腿旁,然后兴奋地用嘴巴四处舔吮着妈妈的大腿,舔吮了一会后,李老师的双手伸向妈妈的乳房,开始揉转着妈妈丰满的乳房。


  妈妈感觉到随着李老师的双手揉转着自己的乳房,大腿四周也被李老师舔吮着,随着李老师的双手揉动和嘴巴的吸吮,渐渐感到乏力,乳房和大腿也渐渐随着李老师的爱抚感到非常舒服。妈妈羞红着脸,然后就闭上了眼睛,渐渐随着李老师的爱抚而只能静静享受着快感的来临。


  李老师看到妈妈本来还有些反抗,但现在却羞红着脸闭上眼睛,看到妈妈娇羞的样子非常兴奋,就脱下了自己的衣裤,然后在妈妈的蜜处上弄破了一小块的丝裤袜,把内裤隔开,李老师就抬起妈妈的大腿放在自己的肩上,然后就用肉棒磨蹭着妈妈的蜜处,准备想要深入到妈妈蜜处的最深处。


  妈妈闭着眼睛感觉到李老师拿着一个东西,磨蹭

Copyright © 外部小说网 版权所有